特首梁振英昨承認,曾透過民建聯議員周浩鼎,就立法會調查UGL委員會的調查範圍文件提出修訂。周浩鼎回應時以法庭案件作類比,指控方及辯方都需要討論「brief fact、agreed fact」。不過執業律師、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今早接受商業電台訪問時明言,不能理解周浩鼎的類比,亦認為做法幫倒忙。

被問到周浩鼎提出的類比可以怎樣理解時,任建峰表示「係無得理解嘅」,他自己亦理解不到周浩鼎提出的類比。

任建峰在節目上提出,一個較恰當的類比應該是一些執法機關如證監會進行調查。他指,證監會在事前會發出文件,交代調查範圍,作為律師就不會為客戶向證監會討論與調查範圍有關的事。他又表示,如果他代表客戶提出修改調查範圍,相信會「幫倒忙」。

就梁振英在文件中提出的修訂,任建峰認為他的修改質疑整件事的真實性和可靠性,策略上對他有利,但同時又提出他在簽文件時是否已經是特首的問題,兩者存在矛盾。

任建峰又提到,梁振英的修訂不會擴大或收窄調查範圍,但在字眼上調查的引導性就加強了很多。

(原文載於2017年5月17日《明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