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不少港人都回去在廣東的家鄉投資。我外公就是其中一個。雖然我媽媽當時沒有參與外公的生意,但都會不時跟外公去南海大瀝探親。當時的香港同胞在內地的地位很高,每當去探親時都會被內地親戚與個別單位款待。有一次,媽媽被邀請去看看親戚在村內讀小學的女兒的家長日。

媽媽生前多次憶述,當老師見到親戚與其女兒時,老師就說:「小香(化名)真係好乖,學嘢又快,對老師又禮貌。不過小香有個缺點,就係佢真係講好X多粗口,我都唔明點解一個小朋友會咁X粗口嘅。麻煩父母可以教X好啲個細路,等佢以後唔好咁X粗口喇!」

為何我會提起媽媽生前這件低級趣味往事?因為類似的事現在竟然發生在香港的立法會內。今個星期二,立法會財委會在審批迪士尼擴建撥款時,「長毛」梁國雄因在議會內說「d***head」而被財委會主席陳健波驅逐離場。陳健波更就此事譴責長毛,說他「教壞細路」,又說他侮辱香港人。

不過,原來陳健波在同一個會內都說了「X你」,但他就死口不認,聲稱只是讀歪音。他在1月主持財委會時,更說朱凱廸當時「提X咗」20多個議案。但主席兩次講粗口都不需要承受任何後果。指摘政敵講粗口,但自己說又諸多藉口,原來我們立法會財委會主席已淪落到30多年前一家內地村校老師的水平。

大家可能會說,為何要把議會內這一件小插曲無限放大?但是,正如鄉村老師以粗口批評學生說粗口是在反映內地上樑不正下樑歪的風氣,陳健波今次「只准主席說X、不准議員爆粗」的舉動亦是在反映更深層次、更令人憂慮的現象。

近年,無論是議會內或議會外,建制派的作風都變得越來越兇惡、而且充滿雙重標準。建制派在議會內怎樣睡覺、口出狂言、不守議事規則就通通沒有問題,非建制說話大聲一點都被稱為暴力。建制派就立法會調查梁振英UGL時間拉布就可以,非建制就一些浪費納稅人血汗錢的大白象項目稍為質詢就會被批評為阻礙發展。建制派提出限奶措施、建制媒體抹黑內地外勞高薪搶港人飯碗就是為民請命,非建制反對水貨客猖獗、港人優先就是搞分裂及傷害中港兄弟情。

建制派時常說,非建制派應該少一些放大分歧、多一些尋求共識。非建制圈子中不乏願意探討「和解」的可行性,我個人亦希望這個願景能夠實現。但「和解」不能只靠非建制派,建制派都要放下自己的霸道與雙重標準才能成事。否則,大家就只能向陳健波學習,以「X你」去回應建制派的假仁假義。

✽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原文載於2017年5月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