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抑鬱。復活節假期間被朋友食買玩的資訊洗版,但我要待在不見天日的辦公室起草抗辯書;兒時偶像郭富城以國貨 look 迎娶青春無敵內地女子;調查指本港有近六萬名千萬富翁過半數無須工作但我日做夜做仍與上車無緣;更別提起香港政治、北韓、敘利亞等讓我更抑鬱的問題。

當然,我目前的狀態不過是無病呻吟,比起早年的發病期,現在的我算很健康。

第一次「出事」時,我仍是法律系學生,當時邊全職上班邊兼讀法律壓力很大,加上家中的問題,我每天都在人前假裝很開心,在人後不停地哭泣(literally邊吃邊睡邊流淚)、嘶叫和發呆。有時我覺得,正如《一念無明》中的阿東說:「周圍嘅人都覺得我好開心,但其實我心裡面有隻怪獸,收埋喺一個只有我先能夠打開嘅櫃桶入面。」短短年多,我重了大概50磅,而且身體不停地出現小毛病,包括沒完沒了的敏感。然而,我仍未意識到,我生病了。

後來,偶爾接觸到有關抑鬱症的資訊,我才知道自己患病,結果去求助,情況受控。我不敢說會有完全康復的一天-事實上,開始當見習律師/律師之後,我也曾因工作壓力(和其他更灰的事如928催淚彈事件等)而數度幾乎沉淪-但至少,我學會對情緒健康更敏感。

我也認識幾位律師朋友曾受抑鬱症困擾(大概因為工作時間長、競爭激烈、壓力大、完美主義等,法律界朋友都屬抑鬱高危一族),巧合地其中兩位律師病友都在這個復活節領洗,正式成為基督徒。T 是兩女之母,曾經因為工作和女兒的問題及產後荷爾蒙影響,情緒失控;M 是鑽石王老五,自中學開始患病,情況一直反反覆覆。他們都告訴我,抑鬱期間,有時會對世界感到疑惑、憤怒、悲哀、無助,有時又只覺一切均無意義。非常幸運地他們遇上了宗教,給予他們存在的意義,讓他們從抑鬱中復活。

我不是基督徒,但我也非常幸運地遇上了讓我脫胎換骨的禮物:內觀靜坐。現在,我會不時獨自練習,感到「作病」時,我更會逃離都市進行避靜。我無法解釋靜坐帶來的平安是如何美好。最近我又瀕臨爆炸(最衰都係國貨城!),因此正計劃下一次的避靜。

假如大家懷疑自己或身邊的人患情緒病(不一定是抑鬱),最好盡快求醫同睇《心情約會》@TVB,亦可參考以下網站 http://www.joyfulathk.hk 。另外,FYI,香港青年協會輔導專線號碼為 2777 8899;香港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熱線號碼是 2389 2222。

Derrica C. @ 法政巴絲

(原文載於2017年4月22日《蘋果日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