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這篇文章之前,心裡有點忐忑,一來怕對律師這個專業有壞影響,二來怕公眾對法律失去信心。不過,在律師樓打滾多年,有些事情,不吐不快。

律師這個行業,造就不少人才,當中亦不乏權威、正直、能幹之輩,但也少不了壞份子。

我專責民事訴訟事務,每天與代表其他方的律師交手,有時候是君子之爭、磨拳擦掌,但更多時候遇到的,可籠統為「不知所謂」。每次接到客戶新指示,知道對手是何許人時,心情就像接信封一樣,有時是喜,有時是驚,更多時候是愁。遇到好對手,形同中奬,雖然為了各自客戶的利益偶有拗撬,但卻惺惺相惜、互有增長。不幸遇到「不知所謂」之流,愁眉不展呀。

「不知所謂」可分為三大類型:

(一)「完全唔知做乜」型
這類人,最容易對付。雖然他們代表其客戶,但對案情、法律及程序均「零」準備。每次法庭聆訊,被法官問到啞口無言時,仍然「零」羞愧,認為錯的都在對方,是法官不仁、不公而已。由於有這種思維,他們或許很資深也「零」進步。

(二)「惡形惡相、陰險狡猾」型
當中不乏好或有名氣之律師。「好律師」的定義,並不等同正義、正直的人。他們為了客戶或自身利益,無所不用其極。遇到這種對手,一定要時刻提防,行每一步必須深思熟慮。

(三)「驕縱又無能」型
我最鄙視這類人。他們集合上述兩類人之最。雖然「完全唔知做乜」,但為了掩飾自己,把自身放到無限大,自吹自擂,專橫又小氣,手法卑劣。

「這樣子的律師,有客戶聘請嗎?」

「有。律師首要責任是看管客戶利益。在此前提下,『惡形惡相、陰險狡猾』型的律師很受歡迎。」

「這個我明白,但那個『完全唔知做乜』型……」

「這類律師一般收費低廉,有些隨街招攬客戶,有其賣點。客戶對法律及程序一知半解,很難分辨出律師的好與壞。」

「那麼……『驕縱又無能』型呢?」

「很無奈,這些人的收入一點也不差。雖然他們的水平跟『完全唔知做乜』型一樣,但由於懂得『包裝』和『亂咁噏當秘笈』,吸引到不少客戶青睞。」

「為什麼沒有平台把這些事翻倒出來?」

「大多數客戶尋求法律意見,並不想張揚,加上律師有守秘責任,不能隨便透露案情或各方的所作所為。而每宗案件也有其不同之處,有不同的案情、證人、證據,和不同的法官、對手、對方律師。要一個外人衡量律師在案件中是否稱職,實非易事。以我認為,一位好律師必須全心全力為客戶尋求權益,就算案情不容許你打贏官司,律師亦應該盡力令客戶得到最好的結果。如果你想找個好律師,最好還是靠口耳相傳。」

「孫公,都什麼年代了,還口耳相傳?我們現在待在同一屋簷下生活、同一公司內工作,也不再交談了。」

「也不是。你不是在跟我閒聊麼?」

「看見你經常被工作氣得半死,我敬老,才跟你瞎扯!」

語塞。

孫公公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4月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