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台編按:內文有劇透)

三、四月的九州長崎是櫻花盛開的季節,對於一年四季均熱衷赴日吃喝玩樂的香港人,自不會錯過在這好時節拋下工作東渡扶桑。在那裡既享受寧靜和潔淨,復欣賞落英繽紛,浮游於花潮上。但原來在長崎縣南部半島和外海諸島,另有一幾乎已被世人遺忘的花海,是四百年前基督教殉道者的血所染成紅花一般遍地的血海。

日本作家遠藤周作首先將這段日漸被淡忘的記憶,保存在他六十年代發行的小說《沉默》內,最近由馬田史高西斯(Martin Scorsese) 經過了二十八年沉澱和籌備拍攝後搬上銀幕,成為電影“Silence”。

“Silence”的背景是十七世紀德川家族剛建立幕府的日本,幕府因為害怕歐洲列強會隨天主教會傳教東來將日本變成殖民地,不但禁止國民信奉天主教,更殘酷逼迫信徒和傳教士。這時有消息傳到葡萄牙耶穌會,說一位耶穌會傳教士Ferreira在日本公開放棄他的信仰。他兩個徒弟Rodriguez和Garupe神父不肯相信師父會背叛神,定意冒險遠赴日本查個水落石出。

遠渡重洋抵日本後,兩名神父由長崎一帶基督徒匿藏,卻因此連累到這些平民信徒被當地藩主追捕和迫害。輕的就是強迫他們「踏繪」,即是踐踏刻有耶穌基督或耶穌母親瑪利亞的圖像,以示和基督信仰割裂。重則將信徒綁在海邊的十字架上,任由海浪衝擊他們至死。或是施以更殘酷的「穴吊」,將受刑者倒吊,頭埋在地下一小洞中,為免他即時腦溢血而死,會在他耳後割一小刀,使他受漫長的疼痛折磨直至失血過多而死。

這場大迫害的主腦井上藩主幹嗎要和基督徒如此過不去?一來是要使基督教在日本絕跡,再者是要Rodriguez不忍目睹一批又一批平民信徒因他堅持信仰而受殘害,選擇放棄信仰。

老練的井上也不是只懂一味打壓。硬的一手不奏效,他便來一手軟。他的殺著是出動Rodriguez的師父,已棄教的Ferreira神父以理說服他的徒弟:「你不過是將你堅守信仰的榮耀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

「如果基督面對相同的處境,他一定會為結束這些信徒的痛苦而放棄信仰」

「你以為真的能夠改變日本人根深蒂固的自然崇拜嗎?這些信徒不過以為基督(Son of God),就是他們傳統信仰中最高等神祇-太陽神天照大神(Sun of God)」

心力交瘁的Rodriguez最終在一聲雞啼前將腳踏在基督的圖像上。 Rodriguez之後放棄傳教,在日本平淡終老。

Rodriguez的經歷固然令基督徒有很多反思,但即使是非基督徒,這故事對在不公義社會中爭取建立公義的一群也會有所啟迪。Rodriguez面對的其中一項挑戰是,當井上藩主所代表的幕府統治階層皆認為,基督教這舶來品不適合移植到日本本土信仰的「泥沼」裡,加上日本信徒對基督教和傳統神道信仰混淆不清,他值得為這片福音的淺土甚至荊棘之地犧牲嗎?想像你身處和Rodriguez相似的處境,你滿腔熱血為群體捍衛核心價值,但這群體卻認定你那套外來的價值觀不適合本地的土壤,甚至為此打壓你迫使你沉默,你需要多大意志去支持自己為這群人犧牲?

Garupe,Ferreira和Rodriguez各自以行動表達屬於自己的答案:或堅持至死,或妥協,或沉默。到最後,只有他們才曉得自己的決定是忠於所信,還是無法說服自己堅持下去。

文:Mark Lam@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7年4月5日《評台》)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