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當所謂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後,一個在政見上「淺藍」的薯粉(即曾俊華支持者)對我說:「我頂不順班藍絲同黃絲!」這句話反映了我不少薯粉親友的心聲。

對於藍絲,一個政見上「淺黃」的薯粉在選舉日對我說:「這堆選委其實是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畀面派對。今次選舉前,我們希望可以用小市民的力量,滴水成河。但是今天,我感覺香港人被強姦了。」對不少薯粉來說,今次的結果使他們看到,藍絲口口聲聲說愛香港,但其實只顧自己的利益,罔顧大眾的意願。

這理應是黃營收割的機會。可惜,太多黃絲犯下了世界各地某些進步思維人士的錯誤。他們對「正義」產生優越感,對普羅大眾狗眼看人低。這種黃絲嫌棄薯粉的覺醒在理念上太初步及不夠「純潔」,嫌棄他們未有立即堅持真普選,嫌棄他們不加入遊行抗爭行列,嫌棄他們在集會時「多謝警察」,更說他們是「港豬」。

因此,薯粉看來好像是被困在絕望的無人地帶。在政治光譜上,他們被藍絲出賣,亦被黃絲嘲諷。在取態上,他們既不會向強權屈服,但又不會出來抗爭。在群體層面上,他們既鄙視各親建制商會、聯誼會、同鄉會等團體的烏煙瘴氣,亦對公民社會那種不理「三七二十一」都覺得要「做啲嘢」、意見上唯他們獨尊、越夾硬搞團結就越嘈吵地分裂的模式感到乏味。有一個薯粉感慨地問我,難道她以後真的要回復未覺醒前看報章只看娛樂版的習慣嗎?

我覺得薯粉們不需要灰心。雖然曾俊華那句「與其信一個人,不如信每一個人」是公關說話,但薯粉在某程度上的確有嘗試從這個方向去走。正因為薯粉當中既有藍絲亦有黃絲,曾俊華就變成了讓這兩群人就政治、社會問題上重拾溝通的一個方便藉口。我有黃絲朋友正是因曾俊華這話題而能在雨傘運動後兩年多以來首次與她的藍絲父親論政。換句話說,薯粉們已在民間層面上開始修補撕裂的工作,完全不需要靠親政權人士或公民社會的指指點點。

還有,薯粉們就算不想參與抗爭都仍能用很多自創的「小行為」去提醒自己不要放棄。譬如說,我有薯粉朋友在777當選後穿全黑衣服上班,以後亦會定期這樣做、警惕自己不要忘記今次選舉的醜惡。我亦有薯粉朋友考慮與幾個志同道合的家長一起,以今次選舉的紀念品與大家及與其兒女分享對今次選舉的感受。這些事絕不驚天動地,亦絕不是甚麼抗爭,但有助維持今次曾俊華選舉工程勾起了的熱愛香港精神。只要這精神不散,這群做「小行為」的薯粉總有一小部份人會逐步踏上參與社會事務之路。

所以,請薯粉們不要氣餒。既然某些藍絲遺棄你們、某些黃絲又看你們不起,你們就在日常生活上走適合自己的香港路吧。

✽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原文載於2017年3月30日《蘋果日報》)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