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時今日,講良知,好似好膠咁,尤其係由一個律師咁講嘅時候。首先,喺一個商業社會,個個人都係以自己嘅利益行先,呢個係商業社會嘅生存法則。誠哥賣樓畀你,都唔會用良心價啦。況且,律師/大律師呢個行業係以客人指示為依歸,只會收錢做嘢,唔會道德批判自己個客,好多人都覺得正所謂「法律面前,窮人_ _」(當然亦都多得好幾位滿口歪理,淨係向既得利益者靠攏嘅同行)。律師同人講良知?好似離地咗啲喎。

喺律師樓,每年都有好多機會見到新嚟嘅暑期實習生或者見習律師,通常呢個時候你問佢哋:點解你想做律師?佢哋都會答:法律工作好有趣呀、好有挑戰性呀等等,絕少聽到有人話因為可以伸張正義,或者幫助有需要嘅人。因為最緊要都係幫到公司搵錢吖嘛。啱啱入行嘅時候,我都曾經咁樣諗過,個客有錢畀,咪做囉,冇,咪慢慢做或者唔做囉。幫人嘅,最多咪得閒嗰陣做吓義務法律工作囉。但係,做耐咗我就發現,其實即使係一個商業律師,都並唔係唔需要諗良知嘅問題。

例如:律師費係「斷鐘」計嘅,charge個客嘅時候,charge多咗,只要畀到一個合理嘅原因,個客係未必知道嘅。又例如,畀個客嘅法律意見,做得準確啲定無咁準確,個客都係講個信字。同一個法律問題,有人做多啲嘅資料搜集,有人求其啲,最後可能係影響個客嘅成功與失敗。呢啲選擇,做每一單工作都會出現。但係,大部分我認識嘅律師,都會選擇以客人嘅利益為先。有人叫呢啲做憑良心;有人叫職業操守;有人叫誠信。無論係咩字眼,都係代表一個人尊重自己嘅位置同角色,做返自己應有嘅本份。

律師都只係需要照顧自己個客,但係特首就要照顧中央同全香港人,可想而知,特首良知嘅要求係高幾多。但係,無論係上屆特首,定係「坐定笠六」覺得自己做硬今屆特首嘅候選人,都一樣唔尊重自己嘅位置同角色。兩個人行事方式如出一徹,覺得自己係超然於全香港,做嘅嘢唔需要跟規矩,講嘅嘢唔需要符合事實。因為佢哋唔需要民心支持,只需要得到阿爺歡心,同埋一小撮人嘅擁護。

對於可以喺聽日投票嘅各位尊貴嘅選委,如果我有幸比你睇到呢篇文章嘅話,我想同你講:

誠哥話,如果民望同中央支持之間只能夠揀一個,應該兩害取其輕,寧可犧牲民望,都要得到中央支持。佢錯了。民意係水,香港係行走喺水上嘅一條船。民意係逼唔黎嘅。無左民意嘅支持,香港想去邊度都會好困難。

有個好出名嘅運動牌子個廣告成日叫人:就算夢想唔可以當飯食,just do it。我想話,就算良知唔可以當飯食,please use it。請你尊重你嘅選票,投一個唔係同大部分香港人作對嘅參選人。我哋會好多謝你,假以時日,你都會好多謝你自己。

Sugar Square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3月2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