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鬍鬚叔叔提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統籌的美食車,從構思出台到營運政策都受盡批評。

構思上,不少人指美食車是一個離地的意念,高昂的入場費不但非普通小生意可以負擔,也使美食車出品的價格不會太便宜,消費者不能受惠。而且政府一邊廂不發小販牌,另一邊廂大鑼大鼓搞美食車,顯得「無嗰樣整嗰樣」,非體察民情之舉。

營運上,不用再說也知道,近日很多美食車的車主都投訴政府支援不足,某些營運地點人流疏落、生意冷清。而且因美食車只能固定營運,因此抽中不好的地段,差不多只能「認命」。據報導,華星冰室就是因為無法爭取流動營運而決定退出。

面對這些批評,政府的取態是,美食車計劃是一個旅遊項目,旨在推廣香港,因此不能與小販同日而語。至於地段不佳引致生意慘淡,蘇錦樑先生則指有個別車主錄得最高一天3萬元的生意額,言下之意是指生意額取決於個別美食車出品的吸引度。

為了一探究竟,我趁午飯時間到了被評為人流冷清首位的中環海濱,順道試試美食車「美食」的虛實。是日為星期一,下午一時多。人流沒有想像中少,目測一直也有約20人圍在兩架美食車前,這樣的情況維持到兩時左右我離開為止。不過,美食車的確位置偏僻,而且由於位置剛好凹了進去,從遠處不易看見美食車在哪裡。更奇怪的是,明明中環9號碼頭外(即摩天輪側)有一大片空地,足夠容納兩架美食車再加人龍,而且比現有位置方便很多,如果可以搬到那裡,應該可以吸引上班族來買午飯。

「美食」方面,平心而論,食物的質素真的不錯,各有特色。以中環的價格來說,價錢也十分相宜,平均一人份量的食物加飲品只需60-70元左右,相對起花差不多百元吃個普通的「翠x餐廳」午餐好得多。坐在海邊吃著午餐,竟然讓我有點懷念幾年前,在倫敦市區,坐在一些小型餐車外晒著陽光吃午飯的時候。我覺得,美食車也不是那麼不濟的概念,但是我心中仍然有揮之不去的問題。

第一個問題是有關美食車的定位。

政府把美食車計劃定位為高檔次、針對旅客的項目,藉此與平民化的「夜市」型美食區分,相信美食車獲派的地點也與政府嘗試把美食車與旅遊景點接合有關(至於那些地點能否算是對旅客有真正吸引力的「景點」,又需要另一番討論)。但是,就當天看到的來說,到訪美食車的大部分是本地市民,小部分是剛剛行經的旅客,而且由於那些旅客只是路過,即使對美食車有興趣,也不會消費太多(更多是拍照留念)。相反,看來不少本地市民是專程走到美食車,再駐足慢慢享受食物。

據說,美食車的概念是根據外國的餐車文化而來。根據個人經驗,外國的餐車雖然也歡迎遊客光臨,但是主要的消費群體還是本地人。與三五知己坐在露天長椅上,邊談天邊吃個burger,旁邊也許有些陌生人,讓社區的人之間有所互動。這是從用餐文化,從而衍生一種社區的文化。當然,也有別的類型的餐車(例如北美流行的熱狗攤),但是那些只能是售賣價廉的速食,與香港小販的路線比較相似。

這帶出了另一個問題。如何可以在新鮮感之外,使美食車有持續的吸引力?我相信,不論是對於遊客還是本地人,答案都是一樣的。那就是在美食車代表的文化中。

一般旅客知道的香港「名物」,不外乎價廉物美的港式小食。近年,本地也對平民「夜市」越有需求,所以才會有批評美食車離地的意見。根據官方介紹,美食車主打創意食物,簡而言之並不能亦不打算提供平民本土風味,也不能宣傳香港地道的文化。因此,要美食車有持續的吸引力,除了地段、價錢、食物質素外,必須能構造出另一種文化,與社區建立起連繫。這是軟件上而非硬件上的問題,而政府當然是沒有處理這方面的考慮。也正因如此,現階段的美食車只給人一種各自為政的感覺。相對於政府推動的用力之大,令人相當有「雷聲大雨點小」之感。

見微可以知著。即使是寥寥數輛美食車,如果是官方推行的政策之一,那定位就必須清晰而且可行,斷不是提供幾個停泊位,免幾個月租,就等於「交到貨」。可惜,慣了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香港政府,也許沒有這個視野。

文:方翊@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7年3月15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