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個禮拜正值國際婦女節,我同死黨Mavis同Trish決定去賀一賀佢,一齊睇呢排唔少人都畀like睇嘅奧斯卡猛片The Hidden Figures(香港譯做《NASA無名英雌》……係咪因為驚唔寫明NASA無人睇?)。如果你未睇而又打算睇,以下內容含劇透,敬請慎入!

點解慶祝婦女節要睇呢套片呢?呢個問題,我同事KC問咗我好多次。點解係佢問呢?因為星期二晚佢畀女放飛機,收工無嘢做,就唯有黐住我哋呢個「墟」一齊睇戲。睇完,佢就明點解婦女節同The Hidden Figures有關喇。呢套戲係關於三位喺美國太空總署工作嘅黑人女性,點樣喺嗰個黑人同白人去廁所都要分開、工程師仍然被視為男人嘅專業嘅年代,成功爭取到同白人男同事共事嘅機會,甚至管理佢哋。

我哋三個覺得套片好正,不過,KC就有啲不以為然。「美國還美國,香港還香港,乜香港有性別歧視㗎咩,係都係啲女人歧視我哋啦,啲港女要求咁高,做男朋友又要有樓,又要有………」Mavis怒睥KC一眼,令佢唔敢講埋之後嗰兩隻字。「我覺得香港女權大過男權囉。」KC弱弱地講。Trish話:「我覺得律師呢行算好,其實我間行有差唔多一半都係女合夥人,升人都係睇年資,好似無乜所謂嘅glass ceiling。而且,好幾間大行嘅head partner都係女人嚟喎。」(註:glass ceiling係外國一個流行用語,代表職場上一種無形嘅阻礙,妨礙女性或者其他少數群體向上流動。)

出咗名係烈女嘅Mavis就唔同意:「梗唔係,有無glass ceiling唔應該淨係睇女律師升職標準係咪同男律師一樣。女人同男人嘅需要唔同,就算升職標準一樣,可能因為一啲性別本身導致嘅原因而被市場淘汰。舉個例子,女人要生仔,唔只係生嗰陣需要產假休息。由於媽媽係小朋友最重要嘅照顧者,頭嗰幾年都需要比爸爸花更多時間喺小朋友身上。律師唔只工作量大,而且需要長時間喺律師樓工作,結果好多女律師都會覺得兼顧唔到家庭而要離職,或者轉行做啲無咁困身嘅工作,例如轉做律師行嘅HR。呢啲好聽啲講就係自然流失,但係其實都算係對制度性障礙嘅一種,因為工作環境無足夠彈性,符合女律師嘅需要,而令佢哋無辦法晉身更高嘅職位。」

「雖然而家女律師係好普遍,但係女律師仍然會遇到因為性別而被輕視嘅情況,反映一啲唔係咁明顯嘅性別定型或者歧視。我見過有客人上嚟公司開會,一入門口就要求一個年資甚高嘅女律師去買早餐,仲要唔係淨係買畀個客人食,而係買埋畀其他(男性)律師食。有做刑事律師嘅朋友同我講,相對於男性律師,啲客人一般都無咁信任女性律師嘅意見。我本人都試過無數次要忍受其他男同事或者客人對我外表同衣著發表高見,甚至乎要忍受佢哋互相講有味笑話。呢啲嘢,男人(甚至有啲女人)聽落好小事,但係正正就係因為無乜人覺得有問題,先至係一個大問題。」

有人話,男人要學識尊重女人;又有人話,要男人尊重女人,都要女人用能力證明畀男人睇,佢哋應該受到一樣嘅尊重,而唔係一味指控男人唔尊重佢哋。姊妹們,你哋又點睇?

Sugar Square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3月11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