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年過後,我平均每星期都收到一個由獵頭公司打嚟嘅電話,問我有冇興趣轉工。

我哋呢行其實都興用獵頭公司搵工同請人架,尤其係合夥人級嘅事務律師,由於佢哋嘅收入屬於敏感資料,所以好少公開招聘同搵工。

朋友Nick雖然未係合夥人,但都好推介用獵頭公司。佢喺間中小型嘅本地事務律師行實習,之後喺娘家打咗兩年工,早幾年獵頭公司搵佢過咗檔去間國際大行。佢話,如果唔係獵頭公司搵佢,都冇諗過自己可以轉去國際大行!

透過獵頭公司搵工或請人嘅另一個好處,係有個專業嘅中間人幫你過濾吓先,但咁都唔擔保唔會出現貨不對版嘅情況。

我聽過幾年前發生嘅呢個故事:出名「哽」嘅事務律師Winnie姐本身喺一間國際大行做,(自以為)排緊隊升合夥人。獵頭公司吼正佢勁想升呢嘅心態,派個孔劉咁樣樣嘅小鮮肉游說佢,話有間國際大行嚟緊想開拓香港同內地市場,想請佢做香港區創辦合夥人(founding
partner),大展拳腳。Winnie姐一嚟諗住好威可以做老闆、二嚟聽聞阿孔劉冧得阿姐好掂,好快就跳咗槽。幾個月之後,有消息話佢好唔開心,唔知係因為搞咗大半年,佢喺香港連正式寫字樓同同事都未有、連卡片都要親自搵人印吖,定係因為Winnie姐想搵阿孔劉呻嗰陣,人哋已經唔係好聽佢電話。

又,我聽過有間律師行透過獵頭公司請咗個新攞牌嘅事務律師Jenny。獵頭公司覺得佢面試嗰陣好友善,應該可以同新同事夾得嚟。點知佢轉工之後不時友善咁提醒其他人佢係被獵頭返嚟嘅、老闆畀幾多錢都要撬佢過檔,對差不多年資嘅同事都友善地以一副「姐姐」嘅嘴臉諄諄善誘,友善到同事都怕咗佢,搞到老闆都幾頭痕。

Well,係咁架喇,請人/搵工/搵你錢嗰陣,同Season求樓、男人求偶、或者參/候選人求票嘅時候都一樣,求你嗰陣幾乎隨傳隨到條件任開,雪地祼跪都即做冇問題,但過咗海呢就好難講。

Having said that,魚唔過塘唔大,如果真係有心想上位嘅,點都要冒吓險搏吓嘅。唔試過又點知自己原來可以轉去國際大行?又點知做補習老師分分鐘「好」(請自行演繹)過大狀?又點知做特首(參/候選人)分分鐘「好」過退休挨住老公個膊頭呢?

我覺得,除咗肯唔肯冒險之外,都仲要考慮吓咩會唔會影響其他人。如果我明知份工自己係做唔嚟嘅,就無謂去拖累人啦;明知自己連君子都唔知點解嘅,就唔好去教小朋友啦;明知自己離地到連廁紙都唔識買、579都唔知點解嘅,就唔好去選做一份會影響全香港人嘅工啦。如果連咁嘅自知之明都冇,獵頭公司開喺西環甚至北京都幫你唔到(除非幫到……)。

Derrica C.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3月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