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早晨,今日是公民常識堂。

一單七警案,本來簡單至極——罪有應得。但誘發出的,竟是荒謬絕倫的另一個香港。警隊身為市民公僕,其一哥居然可以走出來以代表警隊的新聞否定法律制裁、於某程度上帶領及鼓勵同袍無視司法彰顯。更甚是,他可以大義凜然地宣告,將會以市民的血汗稅款支持被定罪的七警。究竟警隊作為公務員,能否有自己一套立場,甚至胡亂花錢呢?許多事情其實並無那麼複雜,答案呼之欲出。只是這年頭有不少人腦袋歪曲出了問題(twisted mind),若要辯論,這又是另一個課題,在此不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