薯粉不要氣餒

星期日,當所謂特首選舉塵埃落定後,一個在政見上「淺藍」的薯粉(即曾俊華支持者)對我說:「我頂不順班藍絲同黃絲!」這句話反映了我不少薯粉親友的心聲。

念茲在茲 專業人士回流香港

雨傘運動結束後,不同界別的專業人士紛紛成立組織爭取民主,除了會計界及衛生服務界,法律界人士在2015年初成立了專業團體「法政匯思」,大律師梁允信是成員之一。35歲的他曾在加拿大、英國和美國生活,輾轉多年始終想回到自己的家──香港。

不是末日

2016年3月26日,陰雨綿綿,真是個憂鬱的好日子。大局剛成,林鄭月娥挾著最低民望以及最神憎鬼厭之勢當選特首。

【追究佔中】法政匯思石書銘:公眾妨擾罪量刑視乎哪個法庭審訊

包括佔中三子在內至少9名2014年佔中參與者今早接到警方通知預約拘捕,涉及罪名包括「公眾妨擾罪」,本身是大律師的法政匯思成員石書銘指「公眾妨擾罪」沒有量刑限制,視乎律政司於哪一個法庭進行起訴及由法官決定刑罰。

【法政巴絲】就算良知唔可以當飯食 please use it

今時今日,講良知,好似好膠咁,尤其係由一個律師咁講嘅時候。首先,喺一個商業社會,個個人都係以自己嘅利益行先,呢個係商業社會嘅生存法則。誠哥賣樓畀你,都唔會用良心價啦。況且,律師/大律師呢個行業係以客人指示為依歸,只會收錢做嘢,唔會道德批判自己個客,好多人都覺得正所謂「法律面前,窮人_ _」(當然亦都多得好幾位滿口歪理,淨係向既得利益者靠攏嘅同行)。律師同人講良知?好似離地咗啲喎。

網媒採訪權與新聞自由

3月15日,十二家新聞工作者組織及網媒聯合向特首梁振英發出公開信,緊急呼籲在即將舉行的特首選舉日(3月26日),所有由政府安排之新聞活動,開放予網媒採訪。 有別於新聞機構在過去被拒絕採訪後以回應方式發出聲明,這封公開信,是以預防式的呼籲,提前作出要求。在發出公開信前,該十二家機構當中的網媒「立場新聞」更於3月3及14日,分別向選舉事務處及政府新聞處作出相關查詢,並未得到確認可以進行採訪,方才參與聲明。由此可見,十二家新聞機構的聲明並非無的放矢,而是防患未然。

【法政匯思月會】與《眾新聞》的聚會

萬分感謝《眾新聞》總編輯李月華小姐作我們的嘉賓,為我們分享《眾新聞》的理念及對香港傳媒前景的看法!

【法政巴絲】尋找錢都買唔到的同行者

大家是否還記得,小時候最不喜歡媽媽說甚麼?其中一樣想必是:「你睇隔離班珠女,人哋讀書又叻、游水又攞獎牌、彈琴又八級、仲要好乖。點解你唔可以學吓人哋?」你已盡了力,覺得很洩氣。 慢慢地,你學懂了,有些氣話不能輕易說出口。如果事事跟別人比較,身邊的人不開心,自己也容易不滿,何苦呢?

美食車試後感

由鬍鬚叔叔提出、商務及經濟發展局統籌的美食車,從構思出台到營運政策都受盡批評。 構思上,不少人指美食車是一個離地的意念,高昂的入場費不但非普通小生意可以負擔,也使美食車出品的價格不會太便宜,消費者不能受惠。而且政府一邊廂不發小販牌,另一邊廂大鑼大鼓搞美食車,顯得「無嗰樣整嗰樣」,非體察民情之舉。

【法政巴絲】律師都要爭取男女平等?

有人話,男人要學識尊重女人;又有人話,要男人尊重女人,都要女人用能力證明畀男人睇,佢哋應該受到一樣嘅尊重,而唔係一味指控男人唔尊重佢哋。姊妹們,你哋又點睇?

真理愈辯愈明:再三回應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

兩個月前,法政匯思和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在數篇文章中討論同性婚姻立法問題。真理愈辯愈明,而關注組文章內的部份內容,實在不得不令人有與其辯論的衝動。簡單來說,關注組對平等和歧視的理解十分狹窄,無視了不同性傾向人士受的不平等對待,又對將來的性傾向立法非常恐懼,就如洪水猛獸一樣,以不實的資料和意見,希望博得大眾的一點同情。

海納百川:外籍法官對香港司法之貢獻

田飛龍副教授於上周五(3月3日)的《明報》觀點版撰文,題為〈香港「客卿司法」之反思〉。田指控香港的外籍法官判刑「畸輕畸重」,「縱容社會運動激進化甚至港獨分離主義,不利於香港繁榮穩定及《基本法》秩序維護」,質疑他們的「立場與裁判是否適合維護香港法治整體秩序,兼顧權利保護與公共利益」,田於是總結應該逐步減少甚至不再聘用外籍法官。田的擔憂實不必要,礙於篇幅,筆者在此簡單回覆重點。

Banning foreign judges will deal a serious blow to Hong Kong’s justice system, lawyer warns

Human rights lawyer Jonathan Man has stood up for Hong Kong’s recruitment system for judges, amid renewed calls from Chinese legal scholars to exclude “foreign judges” from the judiciary.

【法政巴絲】獵頭

農曆年過後,我平均每星期都收到一個由獵頭公司打嚟嘅電話,問我有冇興趣轉工。 我哋呢行其實都興用獵頭公司搵工同請人架,尤其係合夥人級嘅事務律師,由於佢哋嘅收入屬於敏感資料,所以好少公開招聘同搵工。

各位早晨,今日是公民常識堂。

一單七警案,本來簡單至極——罪有應得。但誘發出的,竟是荒謬絕倫的另一個香港。警隊身為市民公僕,其一哥居然可以走出來以代表警隊的新聞否定法律制裁、於某程度上帶領及鼓勵同袍無視司法彰顯。更甚是,他可以大義凜然地宣告,將會以市民的血汗稅款支持被定罪的七警。究竟警隊作為公務員,能否有自己一套立場,甚至胡亂花錢呢?許多事情其實並無那麼複雜,答案呼之欲出。只是這年頭有不少人腦袋歪曲出了問題(twisted mind),若要辯論,這又是另一個課題,在此不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