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情人節的這星期是沉重的一個星期,因為香港法院在該星期就兩件案件作出了判決,首先是佔領期間七警暗角毆打曾健超案,七警被判襲擊致造成他人身體傷害罪名成立,判囚兩年。然後再有曾蔭權涉貪案,陪審團以8比1裁定曾蔭權作為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

表面看來,公義好像得到了彰顯,犯了法的人需要承擔法律後果,為自己所作的負上責任。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是TVB劇集和韓劇最大快人心的大團圓結局,壞人是不會有好結果的,不會逍遙法外的,天網恢恢,疏而不漏。我們似乎一直相信並以這種價值觀來教育和提醒我們的子女,學生,下一代,甚至是自己。

可是,不知從何時開始,香港社會的價值觀開始出現了我認為是震撼性的變化。

有人會因為七警被定罪而出來諷刺法官為「黃絲法官」,如輕判跟他們政治看法不同的,就罵法官為「狗官」,也有人會覺得七警被定罪是毀了七人之人生,叫港人「好自為之」;有人會以議員的身份,一邊強調自己尊重法庭判決,但一邊批評判決過重,有人會出來替被判刑的七警籌錢,支持他們,批評判刑不公道,打擊士氣,甚至帶領遊行以表示不能接受判決,等等等等。

如果不是因為七警案涉及一些政治取向,大家何時有這樣高調地維護過那些其實每天都在法庭上演的類似事件和各被告人和囚犯呢?

最可笑的是,為何其他被告人和囚犯被判罪就沒有毀了他們的人生,只有七警的人生才被毀了呢?每個人都有自由意志去決定自己的行為,犯法了,就當承受後果,決定毀自己一生的,是自己。

前陣子有一名港人在菲律賓旅遊時遇上了一件讓他賠上一生在菲律賓監獄渡過的冤情,為了把自己的冤案公諸於世,他不惜用各種方法取得可上網的機會,在臉書把自己的經歷寫下,希望可讓各界關注到自己的冤情和菲律賓法律制度不文明的一面。其實,類似的不幸個案,不是更值得大家更高調地關注和支持麼?

沉重,是因為香港今時今日的本末倒置,我們有健全的法律制度,可是,利益讓人失去良知,政治化得令人失去分辨是非黑白的能力,繼續這樣指鹿為馬,恐怕港人真的要好自為之了。

文:DK@法政匯思

原文無題,現題為評台編輯所擬。

(原文載於2017年2月23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