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 Sophia here. 情人節大家好嗎?

上半日堂之後,毒自直踩文華,食我城不可多得嘅signature rose jam配scones──無錯,rose jam先係主角。你覺得我本末倒置?傻豬來的,係咁㗎啦。你以為我地香港人選緊特首?主人家在西環,一路朝北呢。

一杯大吉嶺紅茶見底,肚皮意猶未盡,衝返譚仔啪碗米線,我就心滿意足返屋企喇。係呀,情人節食得㗎?咁囉。唔知點解,讀law呢,一定係野心勃勃嘅,一定會發大財,一定牙尖嘴利無得拗,一定高傲強勢難相處……so on and so forth, you name it. 於是,做一個法律系女學生,街外男生立即將妳直拋上神檯,甚至敬而遠之。Sorry喎,唔係女神,係高攀唔起嗰種神。我從來唔相信有男女平等──當你期望一名男子要有紳士風度,「平等」已經不存在。而讀law嚟講,男嘅係荀盤,女嘅(至起碼我同我認識嘅一啲女律師),係無伴。講完。

我都唔想有點以怨婦嘅姿態首次出文,不過就請多多包涵,原諒我今日字裡行間有點葉劉啦。現代女子委實不好當,做任何事,切忌too much過火。想擺個強人姿態證明自己咩?又冷冰冰到嚇人。到想補救啦?一楨伴侶笑得像李波的「情人節放閃」只成耐人尋味。中庸之道的哲學,更加完全適用於化妝。批蕩太厚固然不美觀,經已緊貼進化成臉皮則更核突。流淚要人憐呢種戲碼,看倌眼內,一次是新鮮拍案、兩次就無動於衷,妳仲好意思有第三次?已是爛掉了的姿態難看,情何以堪──once again, it’s just too much喇……

你以為好眉好貌,叫做有些少青春兼知識,就桃花正旺好發市咩?學我師父話齋,正嘅都taken啦。又,你以為事必要絕頂聰明能幹,先做得高官、甚至參選特首咩?嗯,不贅。所以話,世事真的無必然。我夠以為跟那位K可以開花,誰不知一句扔來:「妳好特別,祝妳搵到個識欣賞嘅人。」但我只有一分鐘時間傷心,因為下一分鐘又聽到班官大放厥詞,面不紅耳不赤。呢下難堪真是不相伯仲。

我想起近來見到的一句說話──“Never confuse education with intelligence”(不要將「知識」與「智慧」混為一談)。而我發覺,呢句說話放諸港府、某些政界人物普遍通用。沒有真正的「政治」,只有一團馬戲班的香港,哀哉也。

Sophia @ 法政巴絲

法政「巴絲」-法律界的「巴打」和「絲打」。不知絲襪奶茶,配以豆腐火腩飯,會是怎樣的味道?當浪漫的男人,遇上活潑的女孩,又會擦出甚麼樣的火花?讓法律界的朋友一起來,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7年2月1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