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十分感謝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以下簡稱「關注組」)對上星期刊出的拙文「歧視不存在,世界更可愛」作出抽絲剝繭的回應。無可否認,由於時間及字數限制,我未能好好詮釋文中某些地方,趁這個回應關注組的機會,可以稍為更深入地解釋一下我的觀點。雖然難以盡善盡美,但是文章可以在某程度上促進對這個話題的討論,也是我所樂見的。

關注組對拙文提出了好幾個批評,為了讓討論更清晰,以下我分開兩大部份回應有關批評。

第一點,關注組引用《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約》第26條指歧視的定義為「一些人人都有的基本權利,因某種人的不同特質,而被剝奪」,並指不同意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不構成歧視。首先,《公約》第26條指明,「法律應禁止任何歧視並保證所有的人得到平等的和有效的保護」,並非只保護「基本權利」。我所使用的定義(僅僅因為某人的一些特質而非行為對其給予一些比別人差的待遇,除非有合法辯解),其實是取自香港各主要的《歧視條例》,在此不贅述,關注組有疑問的話,歡迎查看《性別歧視條例》第五至七條、《種族歧視條例》第五條、《殘疾歧視條例》第六條和《家庭崗位歧視條例》第五條等等。我對歧視的定義與關注組所引用的定義的精神(essence)是一致的,只是關注組作出的定義附加了「基本人權」的框架,而此框架是從何來,如何界定「基本權利」,關注組並沒有解釋。現時社會,每位異性戀者都擁有在不牴觸現有法例下,與自由選擇的伴侶結婚的權利。對於同性戀人來說,其他人都有的權利,因他們的不同性向而被剝奪,這恰好証明了同性戀人無法享有合法的婚姻乃是對同志的歧視。

我希望可以明確指出,立法允許同性婚姻只是確立一條底線,保護同性伴侶結婚的權利,而不會、也不能控制其他人(例如反同人士)對同性戀的看法。因此,單單不同意或不喜歡同性戀的生活方式並不構成歧視,這點是十分清楚的。在什麼情況下這種不同意構成法律上的歧視呢?就是當它超過了僅僅不同意的時候–以現行的各《歧視條例》的字眼為依據,就是當對有關人士因性向而給予更差或不同的待遇的時候。簡而言之,「意見」與「待遇」有所分別。所以,如果「逆向歧視」是指在立法容許同性婚姻的情況下,反同者將不能擁有自己對同性戀的意見,這種說法是不成立的。

第二點,我十分同意關注組所說的,婚姻制度代表著社會認可,甚至鼓勵的性關係以及家庭關係。可是,制度改變未必就是如關注組所說「扭曲傳統觀念」。一如社會上所有體制一樣,現行的制度除了要顧及多數人採取的生活模式和道德標準,也必須與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取得平衡,否則少數人的基本權利必然會被剝削。所以,即使是傳統,也不能完全免於改變,前提是該改變是有需要進行的。關注組不斷強調不同意/反對同性戀是人權,其實人權有一層更重要的意義,那就是確保少數人不因為多數人的反對而喪失一些他們應有的權利。

最後,關注組在文末寫道:「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已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我希望他們不要介意我借用同一句子為本文作結,也表達我對新的一年的盼望:希望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可」享有他們應有的權利,亦希望社會各界正視他們面對的難處,加以支持,我相信唯有互相尊重體諒,才能讓社會走向進步!

文:林尹申@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2017年1月4日《評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