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界別之民主覺醒

2016年12月11日晚,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我趕到票站投票,我覺得自己作為一名律師,既然可以利用自己在法律界的一票,選出能代表自己,法律界和全港市民為來年3月特首選舉選出下屆特首,我責無旁貸。一名律師樓舊同事跟我說,請我小心地投,因為選出的這班候選人將會代表港人選出下屆特首,意義重大,再選到像689這般為禍港人的特首,港人將永無寧日。既然比一般人多擁手上的一票,如果不投票,實在心不安,理不得。於是,我也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把爸媽也拉到票站投票去。

各界別之民主覺醒

2016年12月11日晚,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我趕到票站投票,我覺得自己作為一名律師,既然可以利用自己在法律界的一票,選出能代表自己,法律界和全港市民為來年3月特首選舉選出下屆特首,我責無旁貸。一名律師樓舊同事跟我說,請我小心地投,因為選出的這班候選人將會代表港人選出下屆特首,意義重大,再選到像689這般為禍港人的特首,港人將永無寧日。既然比一般人多擁手上的一票,如果不投票,實在心不安,理不得。於是,我也在投票結束前一小時把爸媽也拉到票站投票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