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在最新一群樞機主教就職彌撒講道時,哀嘆我們的世界愈來愈撕裂、愈來愈主張隔離:「那些在我們身邊的外來人、移民、難民很快就被標籤為敵人。他們來自遠方或有不同風俗就是敵人。他們膚色、語言或階級不同就是敵人。他們有不同思維或有不同信仰就是敵人。」教宗把這現象稱為「仇恨與暴力瘟疫」。

雖然教宗這番話應該是就着近期歐美的排外情緒而說的,但其實亦同樣適用於香港的難民情况。

先說一點簡單事實。逗留在香港等候其個案被處理的尋求庇護者只有一萬多個。按照近年的數據,因被指犯了刑事罪行而被捕的佔尋求庇護者大概一成多,當中包括當非法勞工、盜竊等罪行。不少涉及刑事罪行的尋求庇護者都是因我們審核庇護者申請制度緩慢而在香港滯留多時的人,在前路茫茫的情况下無奈犯案。

就算是那些被人蛇組織帶來到香港做「黑工」的尋求庇護者,他們不少都是家庭甚至村落的唯一經濟「希望」。他們不惜背起巨債、付錢給「蛇頭」才能來港,然後來到後才發覺被「蛇頭」剋扣「工資」。但他們又敢怒不敢言,變相成為奴隸。換句話說,這些尋求庇護者的遭遇往往與我們被「賣豬仔」去南洋、美洲等地的祖先不相伯仲。

對,不是所有在香港的尋求庇護者都是被迫害的難民。不過在港難民的數目本身已經很少,而違法的就更少,違法者(甚至不違法而靜待的)當中亦有不少令人心酸的故事。對於不是因迫害而來的尋求庇護者,捍衛難民權益的人士不反對依法辦事,他們只是要求整個過程能彰顯基本的人類尊嚴。可惜,有些香港政客因政治理由誤導公眾、挑起仇恨,左一句「假難民」、中一句「他們用盡資源及危害治安」、右一句「應該把他們統統拘留」。

更令人驚訝的是,帶領這運動的,竟然是自稱為天主教徒的周浩鼎、與自稱為基督教徒的梁美芬。他們好像把耶穌在《聖經》瑪竇(基督教:馬太)福音的教誨——「凡你們對我這些最小兄弟中的一個所做的,就是對我做的」——都忘記了。耶穌還給了一些例子:「因為我餓了,你們給了我吃的;我渴了,你們給了我喝的;我作客,你們收留了我;我赤身露體,你們給了我穿的;我患病,你們看顧了我;我在監裏,你們來探望了我。」抹黑尋求庇護者,就等同褻瀆耶穌的教誨。

盼政客能好好反省

有些人可能會說,像周浩鼎與梁美芬這些「天主教徒」、「基督徒」根本就是像在耶穌時期那些只說規矩、不理教義的法利塞人(基督教:法利賽人)。其實,這樣說根本就是便宜了周與梁等人,因為法利塞人着重規矩而漠視社會時通常都不會肆意加害他人。所以,周與梁連法利塞人都不如,他們只是像耶穌時期那些對着不仁權貴就攀附、見到像耶穌與其追隨者的外來「鄉下佬」就迫害的耶路撒冷大司祭。

耶穌曾說,我們每次虧待弱者,我們就是虧待耶穌。希望那些標榜自己為「天主教徒」、「基督徒」的政客在難民及其他社會問題上能好好反省。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的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原文載於 2016 年 11 月 23 日《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