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民選議員被法庭剝奪議員資格,開啟了政治獵巫的時代。政壇由討論民生政事的場合,變成了表忠排外的劇場。今天看來,這宣誓釋法看似針對某些議員,但難保日後不會變成北京對香港的尚方寶劍,變成了議會各派議員互相攻擊的武器,於香港政壇百害無一利。

宣誓本身並無問題,但將其變得複雜的後果卻覆水難收。姑勿論誓詞是否恰當,現在宣誓,已不再是以前的樣子了。原來簡單地讀出誓詞的程序,到今日變成要七情上面,發自內心的真誠宣誓,想必要一番功夫。這時候,立法會甚至其他公職的儀式,恐怕要加上唱國歌,還要歌訟「祖國」,排斥反對的人,方可示意真誠了。這樣做,無疑將議事廳變為劇場,天天上映建制表忠,其他則被攻擊的劇目。

歷史上的政治獵巫多不勝數,而且都以悲劇收場。近代最著名的例子,莫過於美國五十年代的麥卡錫主義。當年美國政商界和社會都風聲鶴唳,不少人被傳召上國會作證,要解釋自己並非為蘇聯工作。初時只為了國家安全的行動,演化成荒唐的政治表忠批鬥大會,令名流政客都深受其害,有的更失去工作地位。當社會大眾都互不信任,互猜身份時,社會就真正地撕裂了。我們想香港也要如此嗎?

今天建制派議員對兩名同事被取消資格洋洋自得,有的更要趕盡殺絕,提出更多議員宣誓問題,以宣誓將反對派趕離立法會。他們或許在此時此刻覺得沒有問題,但這宣誓釋法,給了中央藉口去任意取消議員資格。只要中央不屬意某人參選,甚至當選,他們的議席,可能因為一句「你不愛國,你不真誠」而被收回。今天收回兩名議員,難保下次不會是「不聽話」的建制議員。既然你們這麼樂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那就等著看吧。

(撰文:畢•離地@法政匯思;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11 月 20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