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回到辦公室,茶水間鬧哄哄的,大家都看着報紙的頭版。是誰又派花生,讓這裏洋溢着快樂的空氣?

Ada:「富豪L駛唔駛咁絕?同女朋友分手啫,駛唔駛在各大報紙登報,連啲錢銀轇轕都寫哂出來俾全世界睇。」

Bonnie:「女朋友都幾hurt架喎。話哂曾經都係枕邊人,而家全世界都知道,佢已經被失寵,以後一個崩都唔俾佢…」

Ceci:「但佢做下富豪L的前度女友竟然可以分到20億!打跛腳都唔使做啦。有錢真係任性!」

Denise:「富豪L都病到瘟下瘟下,袋住個20億做超級富婆,外面要風得風,要雨得雨,要仔得仔,好過要留低照顧佢啦。」

Ada:「Denise乜你咁現實架?如果你同富豪L一齊過,仲要同佢生過兩個,難道你會對佢一點兒感情都冇?」

Denise:「Ada,此言差矣。富豪L素來多女伴,又出手闊綽,難道跟他會講感情?跟得富豪L都係一場你情我願的交易,你貪佢的錢,佢貪你的姿色,我覺得以物易物,好公平啫。」

Elsa:「唉,自問我無背景、無姿色、無長腿又無手段,就算想來一場等價交易,這些機會輪到我咩?」

Ada:「唔似你喎Elsa!做乜突然咁灰呀?」

Elsa:「唉,乜你唔覺得最近好似事事都身不由己架咩?以前我以爲自己懂得是非黑白,天下萬物皆有定理。 由細到大我循規蹈矩、安分守己,但係點解好似人大咗,我發覺好似成日歪理會惡過真理?」

Ceci:「咁又係!好似美國大選咁,一個公然歧視族群和宗教、鼓吹社會分化、違背傳統核心價值的候選人,竟然可以當上總統,還要當選之後便多次反口?不是要驅逐穆斯林嗎?不是要在墨西哥邊界建一堵牆嗎?不是要全盤廢掉『奧巴馬醫保』嗎?原來政客一當選,之前的宣傳口號,可以不找數的呀!你以爲政客可以帶來change,認真你就輸了!」

Bonnie:「有時期望都已經不大,但最弊的係,你唔出聲,有時會變得更worse呢…」

Ada:「例如?」

Bonnie:「唔好講到美國咁遠啦,好似香港咁,本《基本法》的條文本來就未如人意,但唔代表你想點解釋就點解釋架嘛!簡單D講,即係我奶奶叫我斬隻雞返屋企,我買咗隻豉油雞俾佢,點知返到去佢先話要用隻雞來拜神,點解唔買白切雞,仲話我對佢個心唔真誠、對神靈又唔莊重!真係激死我!根本無話過要用來拜神lor!而家人大常委就好似我奶奶咁,根本無視一國兩制的差別,硬地去釋法,鍾意點解就點解,鍾意搬龍門就搬。而家活在香港,真係好似睇我奶奶面口咁,真係覺得好無助、好孤獨、好難以適從!」

Ada:「咁又唔駛灰心,我又覺得若然未報,時辰未到而已。如果有些人無視香港既有的司法獨立和法治制度,他們最終也會承受到法治破壞的苦果的。大家最緊要做好自己, 最終歷史一定會給破壞作惡的人們開個玩笑。堅持做覺得對的事,要相信衆人的眼睛是雪亮的。」

愛歷絲(Elise)@法政匯絲,酷愛歷史,也愛芒果慕絲。愛閲讀,愛寫作,愛生活,愛自由,更愛香港。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11月19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