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建峰:評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

高等法院昨天就梁頌恆與游蕙禎立法會宣誓案頒下判辭。特首與律政司長被判勝訴,梁與游被裁定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議員就職誓言,立法會主席不能再為他倆監誓。他倆的議席從10月12日(即他倆第一次嘗試宣誓那天)起已被褫奪,議席亦已懸空。 我對法院判決的初步看法如下(我暫不評論一些在判辭內就《宣誓及聲明條例》、《立法會條例》與《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較仔細的分析):

希望與奢望

香港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 莫過於獅子山下精神: 腳踏實地, 靠自己的力量, 闖出一片天。 我們天天戰戰兢兢的工作或進修, 希望終有一日可以由下而上, 出人頭地。 可是, 一到政治, 香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希望。 在政治上, 我們極少從下而上的參與, 最多也是由上而下的諮詢參與。 由開埠到今日, 香港人的政治參與, 無一不是在上者賦與在下者機會, 絕少從下而上的爭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