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多了很多喪屍片,例如早排勁hit的韓國喪屍災難片《屍殺列車》和幾個星期前開始新一季的 Walking Dead 《陰屍路》。曾經有學者說喪屍片的流行與時代變遷如經濟蕭條、戰爭、疫情等有直接的關係,反影社會的無力感。我十分同意這個理論。喪屍開始的時候只會有一、兩群,不過很快就會以倍數增長,好像恐怖主義、流行病毒以至民粹主義的復興每一處也有它們的蹤影。當人們看到螢光幕上的英雄解決喪屍們時,也會墮入角色幻想自己有能力解決現實社會的問題。

資本市場最近比較靜,亦有同行說跨國律師行已經準備裁員,不過其實有什麼好擔心?反正釋法都不需要法律專家只需要一班機械人以極高效率舉手贊成,將來社會是否還需要律師都已成一個問號。當人人以為自己係法律專家,為了解決眼中釘而盲目支持釋法甚至歪曲三權分立來矮化立法會權力,我的法律知識還有用嗎?這種無力感真是巨大得可怕。

前幾天在家同另一半看了《陰屍路》第七季第一集。喪屍片一般都會有暴力血腥場面,不過這一集的焦點並不是在逼真的場面而是在於狂魔完完全全破壞一班人反擊意志的手法。在狂魔一次又一次將主角推向死亡邊緣後,主角的眼神終於從憤怒變成絕望。看到這裡我突然有一股寒意,為甚麼喪屍片的情節跟香港近來的風氣這麼相似?由選舉辦事處剝奪參選人的政治權利、中聯辦插手干預立法會選舉、横州事件、宣誓風波、中央釋法,你說香港人是不是一直給推向邊緣,無力感是否一直擴大?

《陰屍路》只是播了第七季的首集,究竟主角們是真心放棄甘願當狂魔的奴隸還是另有後著,有待觀看。香港人是不是可以集氣再與有勢力團體抗衡,也有待觀察。無力感雖然不會突然間消失,不過我相信香港人還有智慧和良知。

邊個邊個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11月12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