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次釋法,我已經麻木了…

香港的法律界再一次因為人大釋法發起黑衣遊行。高等法院門外,人頭湧湧。我看見很多熟悉的面孔。憤慨之餘,大家都有無奈的感覺。 在臉書上,有些人說,對釋法和香港的政治現實已經感到麻木和絕望。 中央對香港的管治越來越緊,香港的政治空間也越來越少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非常明白為什麼一些人會發起香港獨立的運動。但現實是,中央控制了香港的政治、經濟、軍事和重要資源,香港根本沒有獨立的能力。 香港的未來,相當灰暗,一國一制,似乎指日可待。

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幾個星期前,我還在這版位有信心地說特朗普應該會大敗,而只是像香港這些假民主地區才會有作風同樣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何君堯存在。 我亦長期認為,以歧視、仇恨的政治是沒有前途的。正因為這個理由,我長期與香港的本土派人士那種排外、挑起仇恨言行唱反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