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原本呢,小妹子呢排心情算靚:首先,自己畀大狀界小鮮肉(不是林人乍ok?Urghhh…Yuck)讚我可愛cutie,之後絲打Bella同我講,決定放棄紅資上市工作,轉做人權律師,再者絲打Stephanie Matias又啱啱訂咗婚,你話唔開心跳起yeah先奇啦。

所以諗住星期三返到公司繼續發吓甜夢,J吓lengjai,點知……what a day……!

一開波,返到公司推開門就不斷聽到啪啪啪啪啪啪聲。過去一望,就發現我哋五十幾歲頗有「性格」嘅師奶文員瓊姐,將一個個厚厚嘅文件夾,揼響我同事間房嘅地上,搞到周地都係散開哂嘅文件夾,同埋飛甩嘅文件。
「喂妳搞乜呀?!」我驚嘆咁問。
「秘書叫我將啲文件夾擺喺Jane間房到吖嘛。」
「咁妳都唔洗咁揼喺地下㗎,呢啲始終係重要甚至機密嘅法律文件嚟㗎嘛!」
「都係意外啫!」
「意外?妳當我梁君彥咁盲㗎?我睇住妳揼喺地下㗎噃!」
「咁我背脊痛吖嘛,咪跣咗手囉,唔關妳事嘅嘢,就唔好問咁多啦!」
「咁妳叫第二個伙計幫妳唔得㗎咩?」
「無人喺公司喔,妳請多個返嚟幫手先講喇!」
全公司無其他文員、秘書、實習生甚junior嘅同事可以幫到手嘅……唉!心諗,算,同呢啲無賴小學雞拗,不如慳番啖口水好過,話哂我啲口水幾分鐘都真係值幾百蚊。

Any肥,以為到此為止,點知食完飯返到去,又再聽到佢把刺耳過鼠黃芬嘅聲,破口大罵我哋嘅receptionist:「X你XX!你條臭X明知我幾X咁忙,仲叫我去荃灣攞paper!點解唔叫條粉X攞啫,佢都已經躝咗過九龍喇,你係咪笨X㗎?(下刪1,000字)」
而其實當時……reception有三隊唔同嘅客到咗同其他大狀開會……

我強顏歡笑同啲客講咗幾句「唔好意思,唔好意思,唔好意思,一定有啲誤會啫!」就即刻用幾乎七警之級數嘅暴力,扯咗個八婆入我間房,毫不客氣同佢講:「你好啦喔,呢度係專業人士辦事嘅地方嚟嘅,唔該妳行為、態度、用語唔好咁過份。妳有乜嘢資格咁樣大大聲,用咁多粗口辱罵人,就算佢真係做錯,都唔應該喇!更何況出面成村客,妳話佢哋會點諗呢,妳態度惡劣到一個點囉!真係離晒成大譜!」佢仲夠膽第一句講:「咁佢真係無用吓個腦吖嘛!」「得,我哋依家去見大老闆。」

衝到去老頂間房時,我就將來龍去脈講晒出嚟,以為老頂點都會最起碼狠狠咁省佢幾句,甚至即刻同佢講898。點知……老頂第一個反應就叫瓊姐出番去,然後就平心靜氣同我講:「Denise,其實呢,佢確實真係過晒位嘅,但係妳都要明白,呢個世界一分錢一分貨,我哋每個月只畀得嗰萬令蚊佢哋,係唔可以有咁多要求㗎,更何況炒咗佢,又唔知要幾耐先搵到第二個番嚟。咁之間啲文件邊個送出送入啊?妳都已經鬧咗佢好幾句啦,不如大家息怒,當無事發生,和諧啲好嗎?」

幾乎輪到我爆粗。人哋語言藝術、講大話、戰鬥格、侮辱人、擺明做錯毫無歉意,你中央竟然唔炒佢,仲準備畀佢繼續做,乜天理啊喂?

當我怒氣沖沖返到房,正在決定究竟阿頭定阿尾更加荒謬、以為今天已經夠癲時,我同事Alex (Chow)突然間飛咗入間房,大大聲咁講:「喂!你聽到未啊?無綫新聞話釋法啊!」我霎時間腦海一片空白。佢緊張咁問:「你哋法政匯思會點啊?」我就即刻翻身鏗鏘咁講:「你同班友講,我哋法政匯思上上下下所有同事會聲嘶力竭、奮不顧身咁同你鬥個你死我活!你夠膽郁我法治,你咪冼旨意有好日子過!講完!」

周婷 @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11月5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