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網誌|天窗

今期852 Post,由我次女執筆。但,今次,請容許我開個天窗。 接下來的文字,沒有任何主題,沒有分析,沒有社評,無關法律。這都只是我一介撰稿人、一名學生,斗膽而近乎不識好歹地學著位位健筆才會開的天窗的原因。

【法政匯絲】我們的普世價值

我很喜歡看旅遊節目,當然不是那些只是不斷地話「啲嘢好好味呀,口感好好啊」,或喺邊度影selfie好呀嘅節目,而係一啲真係睇完會對呢個世界多了認識,會介紹當地人生活嘅旅遊節目。

無論如何 請不要仇老(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香港近年的仇恨情緒逐漸蔓延。首先,我們有不少較年長的一輩仇青,不斷責罵他們搗亂、身在福中不知福等,更以「廢青」等詞詆毀年輕人。然後,我們就仇外,建制派有他們的「假難民」、本土派有他們的「蝗蟲」。

心情跌進谷底了…

執起筆,也提不起勁寫什麼。 才不過兩個半月,我差點忘記了我曾經為高投票率而歡呼。

任建峰:連法利塞人都不如的「基督徒」

上星期六,天主教教宗方濟各在最新一群樞機主教就職彌撒講道時,哀嘆我們的世界愈來愈撕裂、愈來愈主張隔離:「那些在我們身邊的外來人、移民、難民很快就被標籤為敵人。他們來自遠方或有不同風俗就是敵人。他們膚色、語言或階級不同就是敵人。他們有不同思維或有不同信仰就是敵人。」教宗把這現象稱為「仇恨與暴力瘟疫」。

任建峰:政府連輸兩仗,卻仍能維持「國家安全」的澳洲例子

兩星期前,全國人大常委會聲稱自己引用香港《基本法》第158條賦予的權力,解釋了《基本法》第104條就立法會議員就職前必須宣誓效忠的條文。這解釋在法律或制度上的合法性與恰當性,已在輿論層面上被廣泛表達與分析,我在此文不再詳盡地重複各方意見。然而,在這爭論中各方有共識的,就是這解釋體現了中央對待其眼中的威脅時,那種不惜一切。

進擊的人大 – 三分鐘了解釋法衝擊

三分鐘看懂人大就基本法104條釋法的內容及影響。 法政匯思 x 西米電視呈獻「進擊的人大!」

法政匯思網誌|政治獵巫的時代

兩名民選議員被法庭剝奪議員資格,開啟了政治獵巫的時代。政壇由討論民生政事的場合,變成了表忠排外的劇場。今天看來,這宣誓釋法看似針對某些議員,但難保日後不會變成北京對香港的尚方寶劍,變成了議會各派議員互相攻擊的武器,於香港政壇百害無一利。

【法政匯絲】就算失望 不能絕望

一早回到辦公室,茶水間鬧哄哄的,大家都看着報紙的頭版。是誰又派花生,讓這裏洋溢着快樂的空氣?

吳宗鑾:沒有釋法,梁游宣誓案判決會否不一樣?

原訟法庭終於在全國人大對香港《基本法》104條的解釋(下稱「該解釋」)的陰霾之下,頒下了梁游宣誓案的判詞(下稱「該判詞」)。 兩日以來,雖然已經有不少學者、政界及法律界人士就該判詞發表了看法,但還是聽到頗多聲音,表示對該判詞感到難以理解,甚至懷疑該案法官的判決有否受釋法壓力所左右。

不合作運動不切實際(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法律界就反對人大釋法黑衣遊行,有聲音說意義不大,因為這只是「被動接受」人大常委會釋法。既然人大常委會運用釋法權扭曲《基本法》,法律界人士有責任不再「死跟」《基本法》,而是應該帶領其修改運動。法律界人士更應該啟動「不合作運動」。

任建峰:評法院梁游宣誓案判辭

高等法院昨天就梁頌恆與游蕙禎立法會宣誓案頒下判辭。特首與律政司長被判勝訴,梁與游被裁定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議員就職誓言,立法會主席不能再為他倆監誓。他倆的議席從10月12日(即他倆第一次嘗試宣誓那天)起已被褫奪,議席亦已懸空。 我對法院判決的初步看法如下(我暫不評論一些在判辭內就《宣誓及聲明條例》、《立法會條例》與《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較仔細的分析):

希望與奢望

香港人最為人津津樂道的, 莫過於獅子山下精神: 腳踏實地, 靠自己的力量, 闖出一片天。 我們天天戰戰兢兢的工作或進修, 希望終有一日可以由下而上, 出人頭地。 可是, 一到政治, 香港人的獅子山下精神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希望。 在政治上, 我們極少從下而上的參與, 最多也是由上而下的諮詢參與。 由開埠到今日, 香港人的政治參與, 無一不是在上者賦與在下者機會, 絕少從下而上的爭取。

China Is Rapidly Squandering the Unique Opportunity That Hong Kong Represents

It is normally difficult to get lawyers to stop talking and stay quiet. But that is exactly what happened last Tuesday, when 2,000 of them, all dressed in black, marched through the center of Hong Kong in a dignified “silent protest” against a move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directly intervene in the city’s legal affairs.

【法政匯絲】法律知識 VS 喪屍式絕望

這幾年多了很多喪屍片,例如早排勁hit的韓國喪屍災難片《屍殺列車》和幾個星期前開始新一季的 Walking Dead 《陰屍路》。曾經有學者說喪屍片的流行與時代變遷如經濟蕭條、戰爭、疫情等有直接的關係,反影社會的無力感。我十分同意這個理論。喪屍開始的時候只會有一、兩群,不過很快就會以倍數增長,好像恐怖主義、流行病毒以至民粹主義的復興每一處也有它們的蹤影。當人們看到螢光幕上的英雄解決喪屍們時,也會墮入角色幻想自己有能力解決現實社會的問題。

The People of Hong Kong vs.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Hong Kong’s colonial past is still alive in the city’s courtrooms. There, judges are called “my lord” or “my lady,” and barristers stride in black robes and heavy wigs that ripple with thick skeins of horsehair. The scenes connote sobriety, stability, and, for many Hong Kongers, equality before the law — even though they unfold within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where legal proceedings are cloaked in mystery.

法政匯思網誌|無聲仿有聲 – 記黑衣靜默遊行

2016年11月7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以全票通過了《關於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解釋》。這是香港回歸以來第五次釋法,亦是人大常委會首次並非在特區政府或法院提請的情況下自行釋法。而這次釋法範圍之寬度及深度,以及其衍生出來的一連串法律及政治問題,都令人擔憂本港的司法獨立、法治、甚至「一國兩制」被侵蝕的程度,已經比想像中遠為嚴重。

第五次釋法,我已經麻木了…

香港的法律界再一次因為人大釋法發起黑衣遊行。高等法院門外,人頭湧湧。我看見很多熟悉的面孔。憤慨之餘,大家都有無奈的感覺。 在臉書上,有些人說,對釋法和香港的政治現實已經感到麻木和絕望。 中央對香港的管治越來越緊,香港的政治空間也越來越少 ,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非常明白為什麼一些人會發起香港獨立的運動。但現實是,中央控制了香港的政治、經濟、軍事和重要資源,香港根本沒有獨立的能力。 香港的未來,相當灰暗,一國一制,似乎指日可待。

極權強人政治不是民主的失敗(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幾個星期前,我還在這版位有信心地說特朗普應該會大敗,而只是像香港這些假民主地區才會有作風同樣地「語不驚人死不休」的何君堯存在。 我亦長期認為,以歧視、仇恨的政治是沒有前途的。正因為這個理由,我長期與香港的本土派人士那種排外、挑起仇恨言行唱反調。

任建峰:法治始終要靠政權懂得自制

我認識有一份憲法,它給當權者很大的權力: (1)這份憲法其實是靠當權宗主的議會立法才存在的。雖然憲法內有設定一個修改的程序,但理論上其實宗主的議會要以立法形式自行通過憲法修改亦是無可奈何的。而任何地區憲法以外的自治問題都要靠宗主的議會自行立法才能毫無疑問地處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