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網誌|我們都活在軟性病毒之中

早前有幸跟一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會面,在問答過程中聽他分享。席間,他提出:「某些派別的政黨或組織經常強調『2047、五十年不變』的憂慮。但2047年是否真的如此逼切?中間有30年的時間,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之於香港人並非刻不容緩。」我素來欣賞敬重這位議員,然而對他此番說話不敢荀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