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認識了幾個移居外地的以色列人,問及他們會不會回老家,他們都搖頭說不。為什麼呢?他們說,以色列的新聞往往令他們覺得很生氣,主要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問題維持了幾十年,毫無改進,爭執還是無日無之。以色列把一大部分的國家收入撥作軍備開支,軍方經費比教育經費高出好幾倍。一般人雖然可以維持基本生活,但是收入並不多,很多到了成家立室之年的人都無法儲蓄,只能放棄。那我問,既然大部分人都受這個制度壓迫,為什麼他們不反抗呢?你們不是有民主制度嗎?他們說,很多人都試過,當中包括最聰明的人,但是還是遇到很多阻力,這個問題不會有人能解決。其中一個朋友說:我們有民主,但是每個人有他們自己的民主(they have their own democracy)。

特首指示律政司對游蕙禎和梁頌恆宣誓程序提出司法覆核,同時建制派打著愛國愛港的旗號,使立法會流會阻止游蕙禎和梁頌恆宣誓,兩面夾攻。游、梁二人的言詞是十分有冒犯性的,類似種族歧視的語言,容許這樣的語言進入議會是一件危險的事(如果閣下不同意,相信閣下與美國支持Donald Trump的選民所差無幾)。但是,特首操控律政司的行動、建制派公然打倒昨日的我,漠視應有的程序和處理方式,很多人不但不覺得有問題,甚至將之視為英雄式的行動。

有人說,三權分立正式死亡,這是一個禮崩樂壞的年代。所謂有怎樣的選民,就有怎樣的議員。議員有自己的民意授權(當然,零票的議員沒有這樣的授權)。對於建制派的支持者來說,程序不重要,最重要是能否達到他們想要的結果。就像鄧小平說的,不管黑貓白貓,捉到老鼠的就是好貓。對這些人來說,禮沒有崩,樂沒有壞,從一開始他們心裡想要的社會,都是沒有制度、原則欠奉,他們自己的democracy,就是香港應該有的democracy。

(撰文:方翊@法政匯思;圖片來源:政府網頁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10 月 21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