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立法會選舉,長者選民是很多人關注的議題。有人在社交媒體上瘋傳一張圖表,内容是61歲以上人士投票率大增23%左右,冠絕各年齡層,同一段時間内有不同的傳媒都以年長選民大幅增加為題。事實上,這個統計的準確度存在爭議,有人把人口年齡增長納入計算後,並沒有發現年長人士登記選民激增的情況(詳見立場新聞《立法會選民的增長變化──談統計數據的解讀》一文)。當時很多聲音認為 「老人家只是一班貪圖小恩小惠的自私鬼」、「老人家出賣年輕人的未來」、甚至「老而不死是為賊」,更有人提倡某年齡以上長者不應有投票權。

老實說,大部分人小時候應該都是受「家有一老,如有一寳」的敬老教育,想不到在今天,老人家會被標籤為不是蠢就是貪心,還被咒駡得如此不堪。沒錯,長者是難搞的一群,一些長者容易被利用,另一些就十分「硬頸」,而且普遍是 「死忠」建制派支持者,要動搖他們非常困難,更遑論說服他們。除了有賴建制派以蛇齋餅粽收買長者、候選人用掌心雷操控長者、老人院教唆長者投票給建制派、政黨「一車車」接載長者投票等犯規行為之外,長者比較親建制和他們背景也有關係。有很多上了年紀的人,其實都是年輕時由內地來港,他們熟悉共產政府專制的程度比我們更深。相對於爭取權益,他們更傾向妥協。一個貼身的例子是有一次搭的士時,約七十歲的司機伯伯說,香港年輕人應該珍惜現有的自由,「香港已經好自由啦!我以前係廣州,無得咁樣。你識下得罪政府呀,佢取消你個戶口,你邊度都去唔到!」

從前的社會貧窮而且動盪,大部分長者的人生目標只是安穩、溫飽,我們應該可以了解人權、公平等等的理念對他們來說是十分遙遠的。然而,長者是社會的一部分,不論我們喜歡與否,他們的選票是計數的。這個我們必須接受,並且納入戰略之中。那麼如何贏得長者的支持?換個方法問這個問題,如何令你家中的祖父祖母改變維持了幾十年的習慣?這需要長時間的投資,理解長者的需要,(有機會的話)也讓他們理解年輕人爭取的是什麼,至少讓他們有個意識,年輕人不是「搞搞震」,他們是監察政府,他們所爭取的是對每一個人–包括長者們–都是有利的。

選舉是一場戰爭,但是這場戰爭並不是在提名候選人時開始,也不是在投票日結束。選戰每一天都發生著,只是大部分口講爭取民主的人都不願意花時間長期投資在選民身上去贏取他們的支持。我們只願意用最簡單、容易、直接的方法:把不同陣綫的人矮化,標籤為劣質、低等,這就是「老而不死」、「港豬」這些標籤反映的心態。為了贏一場選戰,我們可以鬧人鬧得好盡,但是謾罵從來不能解決問題,更不能擔當任何溝通、理解的橋樑。如果我們真心可以為贏下一場選戰「去到盡」,未來四年就是最好的時機,讓我們在身旁的長者心中「種票」。

(撰文:方翊@法政匯思;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10 月 7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