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絲】婚姻監禮人

絲打 Cissy 上個月被求婚後,問我:「Stephanie,可以做我嘅婚姻監禮人嗎?」我瘋狂恭喜佢之後,弱弱的答:「咁樣樣,你要等多幾年喎……」

法政匯思網誌|我們都活在軟性病毒之中

早前有幸跟一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會面,在問答過程中聽他分享。席間,他提出:「某些派別的政黨或組織經常強調『2047、五十年不變』的憂慮。但2047年是否真的如此逼切?中間有30年的時間,我個人覺得這個問題之於香港人並非刻不容緩。」我素來欣賞敬重這位議員,然而對他此番說話不敢荀同。

Student who allegedly bought votes will not face investigation because amount ‘immaterial’ – report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ent Printa Zhu Ke will not face investigation over a bribery allegation because the university’s governing council considered the amount involved to be “immaterial,” Ming Pao has reported.

在卑鄙無恥下流賤格困局下尋找希望(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還記得粵語殘片橋段的香港人,都會記得在那年代小生呂奇的經典對白:「你卑鄙、你無恥、你下流、你賤格!」近日,我們在建制派身上見盡這些人格特徵。

任建峰:權力用到盡 愈維穩愈不穩

近年,有5件事清楚展示中港當權者在香港事務上怎樣為了目的,不惜一切地權力用盡。 第一,中央為了各種「國情」與「港情」,決定不讓香港人有真普選(不要說這是因為香港人「不聽話」而造成的,澳門「很聽話」都不見得有真普選)。所以,他們不惜一切,粗暴地以「8.31決定」模式來把篩選夾硬說成普選。這個決定觸發了一場比原本各方預料的佔領中環規模、影響力大得多的雨傘運動。而當中港當權者在群眾力量前都一步不讓後,這亦促使到本土、自決、港獨等運動的萌生。

銀行員工犯法怎辦?

一間銀行有很多不同的部門和員工,銀行應怎樣確保員工都遵守內部政策、法例和法規?不久之前,新聞報道有一名內地人來港為他的公司開設銀行戶口,期間送贈一支名貴香水給銀行員工,希望可以藉此提交少些支持文件,加快開戶速度。這種情況雖然在內地可能是很普遍,但在香港法律制度底下是不容許的。假設銀行員工接受了客戶的禮物,銀行會怎樣處理?

保良局禁教師通訊平台政治表態 推新守則「為免影響學生」 違規可被炒

擁有41間中小學的辦學團體保良局早前推出教職員行為守則,除規管教師收禮物、賭博及申報破產外,更設一欄講述「政治立場」,禁止教師以學校平台發放政治立場信息,規限教師不應以私人通訊平台向學生或工作有關持份者發放政治立場訊息,嚴重違規者可被終止職務。有教師憂慮言論自由受限,甚至部分教學會犯規。

智障人士院舍院長性侵撤控

名為「康橋之家」的私營護理中心院長張健華,早前被控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但由於事主不宜作供,他最終獲撤銷控罪。 案中女受害人為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士(mentally incapacitated person, 簡稱MIP),而案中被告所面對的控罪是《刑事罪行條例》第125條中與精神上無行為能力的人性交的罪行,最高刑罰可處監禁10年。

【法政匯絲】豬一般的同事?

最近,我哋公司管理層話公司要向股東負責,會裁員來節省成本,不幸哋Annie也被選中了。樂觀的Annie話,「正呀,我估計我喺公司服務咗十年,份賠償一定唔錯,一次過收錢仲好啦!」。到最後一日,我哋lunch一齊farewell佢,Annie突然喊咁口。我話,「唔好擔心啦,你一定好快搵到工嘅!」佢話,「我唔係擔心搵工呀,而係我份強積金呀!公司真係賠了一筆錢畀我,但係原來全部喺我份強積金度扣番晒啦!咁同自己畀錢自己有咩分別啫?強積金唔係畀打工仔第時退休用嘅咩?僱主有乜理由可以炒我仲攞埋我啲退休金㗎?有無攪錯呀!」

法政匯思網誌|Their own democracy

最近認識了幾個移居外地的以色列人,問及他們會不會回老家,他們都搖頭說不。為什麼呢?他們說,以色列的新聞往往令他們覺得很生氣,主要是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的問題維持了幾十年,毫無改進,爭執還是無日無之。以色列把一大部分的國家收入撥作軍備開支,軍方經費比教育經費高出好幾倍。一般人雖然可以維持基本生活,但是收入並不多,很多到了成家立室之年的人都無法儲蓄,只能放棄。那我問,既然大部分人都受這個制度壓迫,為什麼他們不反抗呢?你們不是有民主制度嗎?他們說,很多人都試過,當中包括最聰明的人,但是還是遇到很多阻力,這個問題不會有人能解決。其中一個朋友說:我們有民主,但是每個人有他們自己的民主(they have their own democracy)。

【宣誓風波】終院判決指有三權分立 楊岳橋斥范太誤導港人

人大常委范徐麗泰今稱《基本法》沒有提及三權分立,法政匯思召集人任建峰反駁,終審法院的判決清楚指明《基本法》有訂明三權分立原則,質疑范徐麗泰無視終審法院,「一係佢唔識,一係有心誤導香港市民」。

對律政司司長的不信任(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對法律界人士來說,律政司司長地位十分崇高。他在《基本法》下有具體的權力與地位(例如獨立刑事檢控權);在普通法傳統下,律政司司長亦是司法管轄區內的首席法律人員,有守護司法機關與人員的責任。

Hong Kong does not have separation of powers, only judicial independence, says pro-Beijing heavyweight

Pro-Beijing heavyweight Rita Fan Hsu Lai-tai has said that Hong Kong does not have separation of powers as it is not written in the territory’s mini-constitution. Lawyer Alan Wong of the Progressive Lawyers Group slammed Fan for “completely misinterpreting” Hong Kong’s mini-constitution.

【宣誓風波】梁游或失議員資格 法律界:兩人是否拒絕宣誓成重點

特區政府史無前例入稟法院司法覆核及申請臨時禁制令,圖阻止青年新政梁頌恆及游蕙禎再次宣誓及正式就任立法會議員;有法律界人士認為,案中最具爭議的法律觀點,是梁游兩人是否已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從而須被取消就任資格。亦有律師冀法庭可釐清一旦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應由哪一方執行。

政府司法覆核阻宣誓 湯家驊:不覺破壞三權分立 法政匯思葉海琅:打開壞先例

行政長官梁振英及律政司向法院申請緊急聆訊,尋求司法覆核許可,阻止「青年新政」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再次宣誓。法政匯思發言人葉海琅大律師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批評律政司做法是打開了壞先例,影響香港的三權分立。不過民主思路召集人湯家驊卻不認為事件破壞三權分立,反質疑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是否有權否決監誓人的決定。

網絡安全工作坊 x 議會抗爭戰術

過往多屆立法會,不同組織與議員們曾經通力合作,成功阻截不少不公義的法案通過。 為了鞏固合作基礎,鍵盤戰線、前線科技人員以及法政匯思於今天(10 月15 日),分別為各立法會議員及團隊成員舉辦題為《網絡安全工作坊》及《議會抗爭戰術》講座,分享積極發言的經驗和策略。參與人數近四十。

【法政匯絲】隔行並不如隔山

前排無意中讀到一篇叫瑪莉啞然失笑嘅文章,所以忍唔住要出山講返兩句(實情係太忙冇時間同大家吹水啫)。篇文係一位因為女朋友而知名度頗高嘅新晉大律師寫嘅,內容簡單嚟講就係作者認為依家行業分工太細,好多人除咗自己專業之外乜都唔識,於是「讀法律的,別問我經濟。讀醫的,別問我文學。讀經濟的,對法律一竅不通」,多愁善感嘅年輕大律師不但為此而感覺悲哀,仲話咁樣係「比香港青年熱衷本土可怕十倍」添!

法政匯思網誌|傑出男朋友

女友出差,我因利乘便一齊飛,陪她工餘時吃喝血拼,順道探望朋友和遊覽美利堅眾合國。 到了紐約,又怎能錯過它的標誌自由神像呢?女友要開會,我獨自乘渡輪觀光。從電影電視劇明信片見過自由神像無數遍,見到真身時覺得她既熟悉又陌生。

特朗普的孖生兄弟(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上周末,葵青區議員周偉雄做網上直播,分享他對區內「毒品飯堂」的看法。新界西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直播下留言,揶揄「叫朱凱廸報警有用啲」。這惹來網民批評,何君堯與網民互罵「契弟」;而網民叫他「食屎」,他就多倍奉還,說「留番畀你享用」及「你腦裏除咗屎之外還有乜?」

道歉與道歉法的爭論

當人做錯的時候,道歉的說話自然不能少。有的人會九十度鞠躬,也有人會聲淚俱下的說聲對不起。可是,在某些專業領域,道歉帶來的,不止是一份心意,很多時候還帶來承認過失的責任,隨時賠得傾家蕩產。因此,他們在交代失誤時,總是閃爍其詞,從不直接道歉,而受害者和家屬總是氣得七竅生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