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經告一段落,網民除了討論誰人當選、落選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話題。

老=傻?

其中一個頗為有趣的是有人提出立法禁止65歲以上長者投票,以防止受老人家愛戴的建制派獲勝。

當然,大家知道這樣的法律是沒有可能成功立法,但提出這建議的背後原因值得思考。

為什麼有人不想老人家投票?這是因為香港的每一次選舉都有老人院將長者帶到票站投票,有些出動了旅遊巴、甚至私家車接送,簡直是五星級服務!這個舉動如果只是為方便院友沒有問題,但有老人院以此慫恿院友投票給某些候選人,不讓他們自己決定投票給誰或投不投票。某些長者甚至連自己所投的候選人的名字或樣貌也不清不楚,所靠的只是別人用marker寫在自己手上的號碼,俗稱「掌心雷」。更有一些長者為了平日某某政黨給的小恩小惠、蛇齋餅糉而投票給他們。的確,禁止65歲以上長者投票可以杜絕這情況,但這做法卻侵犯了他們應有的權利。

選舉權是合法公民才擁有的基本人權,不應被法律限制以至失去基本權利。

話雖如此,一些有認知障礙或患有腦退化症的人應否有投票權仍然有討論空間。一位在點票站工作的公務員便向我透露,有許多選票蓋上了十多個蓋印(不像是故意或是惡作劇),他相信那亂七八糟的蓋印是一些老人家在糊裡糊塗下而造成的。

回歸正題,其實問題的責任並不在長者身上,而是那些始作俑者。執法機關必須正視那些非法或接近非法的賄選行為,以確保香港選舉的廉潔。

創新高?

另一個話題是關於是次立法會的投票率創了歷史新高,有人覺得香港人的投票意識有所提高,投票率也終於到了一個可以接受的水平。我對這種看法有所保留。

投票權除了是一位合法公民應有的權利以外,還是他們的公民責任。當人出生、進入社會以後,就自動接受了社會契約。社會契約是指人同意遵守共同的規則,並接受相對的義務,來換取法律的保障,不被傷害或侵犯以及擁有基本人權的權利。故此,當市民得到民主社會所賦予的權利時,自然有義務去做好自己的公民責任,包括投票。

有些國家例如澳洲實行強制投票制,規定市民必須實行公民責任。實行強制投票的國家的投票率可以達到85%至90%以上。

香港採用自願投票制,是次立法會投票率達到58.28%,創下歷史性新高。

但是,跟一些民主制度較成熟的國家例如丹麥、冰島比較,他們即使實行自願投票,投票率仍然可以達到85%以上。我認為香港立法會選舉投票率雖然有所上升,但仍然與合格有一段距離。

一票定輸贏?

投票是一種很奇怪的行為。參選人常說每一票都很重要,但哪一次選舉有人會因為那關鍵的一票而勝出?立法會選舉最少以數百票分勝負,好像多我一票不多,少我一票不少。而實在也有許多人故意以此作為藉口,把投票的責任推卸給別人。

情況就如亂抛垃圾一樣,你不亂抛垃圾時總會有人亂抛垃圾,但為什麼你仍然會把垃圾放進垃圾桶內?那是因為有公德心是每個人應有的責任,如同投票的責任一樣。沒錯,你履行自己的責任未必能立刻改變整個社會,但是責任還是需要履行的。

我自己會投票的原因是因為投了票就有資格對這個議會表達意見。若然沒有投票而又對立法機關不滿,錯的不在議會或議員身上,而是錯在你並沒有在選舉中表明自己的立場。

身邊總會有些朋友說:「現在的議員全部『呃飯食』,候選人跟現任議員沒什麼不同,全都看不上眼。」如果你真的這樣想,你有兩種方法解決。

第一,投白票。從前白票跟廢票不會被統計,投白票確實跟不投票沒兩樣。但現在白票的數量會被點算,白票就有了表達民意的作用。譬如,是次立法會選舉「超級區議會」功能界別共有7.3萬人投了白票或廢票,以示表達對立法會選舉、功能議席的不滿。

第二個方法比較麻煩,便是請你親身去參選。這個世界上再沒有人比你更能表達你自己的意見了。我十分期待你在議會中發光發熱!

(撰文:羅港堯)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9 月 30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