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國雄議員,請你立即離開議事廳。」呢句香港人都耳熟能詳嘅金句,差啲成為我哋嘅集體回憶。上屆立法會的新東票王,今屆由第一變第九,驚險趕上尾班車。雖然我並唔完全認同長毛嘅政治主張,但我相信議會內沒有了這位現代版俠士,絕對是全香港人的損失。

長毛最初給我的印象是一個「搞事分子」披頭散髮示威、與警察發生衝突、繼而被捕。如果你嗰時問我點樣睇長毛,我會形容佢係「狂人」多過一位「民主鬥士」。在當年我呢位無知青年的幻想中,爭取民主係要學李柱銘,一個官仔骨骨的御用大律師,自己嘅有身份有地位,又可以在議會上雄辯滔滔為社會謀求公義。

第一次對長毛有比較深刻嘅了解,係我好姊妹大學時候和長毛做了一個訪問。還記得她當時香港大學法律系行政及憲法的導師是戴耀廷,學生要分組交一份與香港行政及憲法有關的習作,題材自行創作。她所屬的小組,一班慌失失奇兵膽粗粗約長毛做咗個訪問,原因並唔係崇拜佢,老實講係有啅頭為份功課搏高啲分。

當時長毛還未成為立法會議員,但呢次訪問,意外地令我有機會了解到長毛抗爭行動背後的理念,雖然我並唔完全認同,但我終於明白民主光譜並不只是一條路線,在守住和理非的原則上,大家其實可以溝通,也算是同路人。「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自己年少無知的直線思維,以有限的知識和經驗妄自判斷,今天想起實在汗顏。

今屆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我眼見長毛跨區幫其他泛民拉票,拒絕告急,在新東以「一票長毛、一票慢必」口號宣傳。佢老人家咁樣做,當然唔係以為自己贏硬,而係佢深深知道,告急很可能令非建制派保不住新東六席。這位上屆新東票王,不要當第一,也不理會自己選情,單求送最多非建制派的候選人入立法會。只有冒着下馬的風險,才有機會達到「一齊贏至算贏」的結果。

長毛沒有豪宅,沒有萬貫家財,60歲沒有議員收入的話,我真的擔心他連生活都有問題。世俗現實環境,好明顯都不是崇拜哲古華拉的長毛首要考慮因素。這種無私、崇高的政治情操,在現實功利的社會真是麟角鳳毛,值得尊敬,堪稱現代俠士。

我相信從政人士的價值並不在於職銜有多高、權力有多大。就好似一齣經典的電影,並不在乎票房,而是大家對普世價值的認同。就好似某位「名」導演,無論套戲在國內票房收多少,爛片就是爛片,永遠唔會成為經典。

靠住西環配票,一朝得志語無倫次的大狀議員比比皆是。這幾位大狀議員,既有學識、又有地位,但是否值得尊敬呢?相信看官自有公論。「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為大丈夫。」長毛在守住和理非的原則上,以滴水穿石的耐力追求理想,做事抱住功成不必在我的信念,這位現代俠士深深贏得我的尊敬。長毛,共勉之。

Jolie @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9月24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