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假期,又是親朋戚友聚首一堂的時候。雖又是行禮如儀地切月餅、吃湯圓、賞月亮,但在中華文化裏,一家團圓的意義大於一切。

除了正日和家人做節之外,我前天還第一次跟男友James的家人吃飯。一早到了中環的小南國, James的家人卻比我更早到。他家是典型的香港中產家庭,親戚都是專業人士,我卻是席上唯一的律師。初次見面,James的父母都談吐溫文,笑容可掬。我亦四萬咁口,希望給他們一個好的印象。

起初還好好的,誰知James爸爸忽然問道:「Elsa,你最熟法治的,那你點看香港的亂局?」

殺我一個措手不及,不過剛好咬着帶骨的小黃魚,我定一定神再問道:「Uncle,咁你覺得香港最亂的是甚麼呢?」

Uncle說:「立法會!你睇下那些選舉論壇,嘈嘈吵吵的。呢幾年拉布已經夠煩,今屆仲入多幾個搞佔領的滋事份子。香港仲唔立立亂?」

天哪,而家連見家長都要政治審查?但Elsa一向烈女不怕死,但憑傲氣,又點忍得住呢。

「阿Uncle,究竟是議事堂的口水戰立立亂,還是具殺傷力的威嚇立立亂呢?究竟今時今日,香港變亂的始作俑者係邊個呢?點解有人可以公然承認官、紳、鄉、黑勾結……啊錯,係合作?……甚至有立法會候選人疑似被大陸官方勢力人士勸退選,後來竟然敬酒唔飲飲罰酒,仲要退選出逃? 點解朱凱迪踢爆新界鄉紳勢力介入元朗橫洲建公屋計劃的內幕,竟會引來死亡恐嚇?而家朱凱迪一家人受警方保護,居無定所,以前哪會有人如此膽敢挑戰法治?和議會扔香蕉相比,哪樣更黑更暴力呀,請問?而家幫弱勢社群發聲,有錯嗎?立法會不應該是用來辯論法案和政策嗎?要用惡勢力將部分人從議會中滅聲,那是誰更威脅法治?」

Uncle一臉不屑地呷着茶。不過他把節日的氣氛搞砸,看來也有點兒後悔。讓我更詫異的,是桌上的其他親戚,例如阿李醫生、陳工程師都沒有表示,若無其事的吃著變涼的豆沙鍋餅,直到埋單。

Elsa又忍不住發砲。「社會給咁多資源大家讀書、投身專業,理應像香港大學校訓一樣──明德格物──明辨是非,支持公義的。那些應為社會精英,卻為求自保而對歪理默不作聲的人,也是間接導致香港沉淪的推手!」說罷,我把帶來送禮的元貝交給James,就轉身離開。

James追到店外,竟然還跟我說:「BB,你今晚好型好有個性呀!我送你返屋企?」

「Thanks but no thanks,」我說。「你頭先又無膽撐我?Not a man at all。我建議你出部Note 7,返屋企自拍反省下啦!」

Elsa Ko @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9月17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