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是這樣製成的(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朱凱廸與家人因受到生命威脅而報警,無論是香港政治文化的惡化或新界的土地問題都因此受到全城關注。事件在調查中,我不評論具體指控。不過,值得探討的是,為何香港有不少人會相信某些(我用「某些」,因為我不想一竹篙打一船人)新界鄉紳或其操控的勢力能對朱凱廸與家人構成真正威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