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時今日既香港,紛爭埋怨的聲音特別多,但有多少人願意在紛爭埋怨背後看遠一步,看宏觀一點,以大局為重呢?

香港市民,每日辛勞工作,工時頗長,回到家裡特別想靜一靜,休息一下,看點題材有趣和閒情的節目,如果打開電視看到議員互相指罵,日日吵吵鬧鬧,實在無興趣再看下去,久而久之對政治生厭惡,下意識覺得在「搞事」的議員或提出反對既人不對,這些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在這些紛爭埋怨的背後,香港人究竟有沒有去瞭解紛爭背後的局面才作定論呢?2016年9月4 日立法會選舉前幾天,本來不想與身邊朋友討論大家投票事宜,但茶餘飯後總會問及大家所屬地區,候選人是誰,投票意向等這些話題,席上有人提到(友人A),他覺得香港這幾年變了,雖然他不懂政治,但也懂每日有約150人無需審查來香港,過度自由行與水貨等問題影響港人生活,造成社會不公義,皆是無法改變的問題,真可悲。席上另一友人(友人B)問到友人A數天後超區打算選哪陣形,是否用其選票投給能代表友人A所關心之議題的黨派,友人A說其考慮選建制派,友人B感奇怪極,立刻反問友人A說,如果友人A不喜歡剛才提到的各種問題,為何仍考慮選投建制派呢,因建制派正是該些事宜之支持者!等待回答之時,大家以為友人A有什麼高見,友人A當時立刻恍了,不知怎回答,以笑蓋之。

另一例子,更是常見,也是經常在街市範圍或城市論壇聽到的,他們會說,不想見到拉布搗亂議會,但當你問他們到底知不知道為什麼要拉布,拉布的作用和拉布時之議題和情況是什麼,如果那人不懂回答,大家心裡有數,偏頗的新聞報導之威力實在大得恐怖。

雷動計劃受批評,戴耀廷更被指「好心做壞事」,批評雷動計劃的人,究竟是什麼心態呢?我不是政治評論員,不懂如果沒有雷動計劃之選舉結果會否不同,這不是我要探討的問題,但是想思考的是,其實,面對議會現時採用之比例代表制下,泛民選民或多或少需策略性投票,這是港人可悲,無可奈何,因為該制度到目前為止依然無法改變,在無法改變的情況下,建制派配票已經非常成熟,反觀,泛民陣形和民間支持泛民陣形者在今次選舉才第一次接觸配票之概念並參與,剛推雷動計劃時又不被看好,參加計劃之人數故此不確定,如果希望第一次試驗已經能達至建制派配票之成熟程度是不實制,無理取鬧。我相信,所有真心想香港民主可再多走前點的香港人,是會明白戴先生背後的用意:其實是想團結泛民派,以抵擋建制派之勢力,希望在比例代表制下可以更好利用每一張選票,令更多泛民候選人能有足夠(但不需過多)之票數入議會,保著泛民在議會之否決權。有了第一次經驗,4年後之選舉才能處理得更成熟。

大局,大概就是這種,值得全體港人深思。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9 月 9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