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日,當莘莘學子魚貫地回到久未踏足的課室,畢離地也帶大家去開學。可是,與其他人不同,畢離地的課室有點遠,就是在極北的芬蘭。

當畢離地決意遠征北國冰天雪地時,不僅垂涎它的褔利體制,更希望一試,號稱世上最佳的教育體制,究竟有何特別。

雖然正式課堂要等兩個星期才會開始,但畢離地已經初嘗最佳教育的滋味。優點和不同太多,未能盡錄,但有兩點很值得分享:絕對的學術自由,和絕對的學術自主。雖然兩點聽上去很相似,但前者是主要針對教育制度,而後者則在學生學習態度上反映。

芬蘭絕對靈活的大學課程,完全是反映了其絕對的學術自由。在迎新簡報會上,學校的教育長簡單介紹了課程結構和其他行政安排,然後抛下了一句:「其實我們的制度是很輕鬆的,若你想改些什麼,例如必修課程或替代學分,即管來找我們吧。因為,學術自由在芬蘭,不只是教授享用的,學生也有自由的!」這句,在來自連公職選舉也快將失去自由的國度的我聽來,簡直是天大的感動。

可是,絕對的學術自由,代表著絕對的學生自主。若你不滿考試成績,你可以向老師申請補考,然後將新成績補上,舊成績就會消失不見。再者,若你讀的科目數超過學位要求,你在畢業時可以選擇哪些科目在證書上印出來。換言之,即使某幾科成績不好,只要你肯努力,再在畢業時小心選擇,成績一樣可以亮眼。

接下來的數月,畢離地也會為大家直擊報導芬蘭的人和事,為大家訴說北陸法學生的滋味。

(撰文:畢‧離地@法政匯思)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9 月 2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