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網誌|投票 • 不投票 之反思

2016年立法會選舉已經告一段落,網民除了討論誰人當選、落選以外,還有各式各樣的話題。

社會中堅為何不肯歸邊(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多位評論員在分析今個月初的立法會選舉時都留意,現在九個有個人票而主要代表「讀書人」專業人士的功能組別之中,有八個是在非建制派手上。另外,在地區直選,較多主流「讀書人」的中產區再次成為非建制派票倉。

任建峰﹕兩年後的今日,我不能忘記

我不能忘記,香港其實早在上世紀40年代已經應該與英國當時在亞洲其他的殖民地一樣,邁向民主政制。但因為當時中方(國共兩邊都如是)及本地的親英建制派反對,民主化討論最終無疾而終。

928雨傘運動兩周年 (Second Anniversary of the 928 Umbrella Movement)

星期三是928雨傘運動兩周年,法政匯思將與其他民間團體一起在金鐘政總外參與紀念活動。集會時間由下午5時到8時為止。當天我們還會賣《超乜然?》記事簿,收益將平均撥歸雨傘援助基金及法政匯思作日常運作經費。請多多支持! It is the second anniversary of the 928 Umbrella Movement on Wednesday. PLG is going to participate in a commemoration with other civic society groups outside the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in Admiralty. The commemoration time is from 5:00 pm to 8 pm. We are also going to sell our “Transcendent?” notebook. The proceeds will be allocated to the Umbrella Relief Fund and PLG for its daily operations. Please come and support us!

為何香港急切需要《檔案法》

有留意國際新聞的朋友,間或會見到英、美政府在某些時候向公眾披露一些昔日政府機密內部文件,由比較花邊的議題如有關政府部門調查外星人的都市傳聞、及至具爭議性的前首相/總統/高官曾作出的指令甚至書信對話內容。這些文件除了極具公共歷史價值,亦體現出一個成熟的文明社會對於史實的擔戴和政府之於公眾的透明度。早於2007年,剛離開政府的前檔案處處長朱福強已經年復年不斷為推動訂立《檔案法》發聲。究竟什麼是《檔案法》? 為何它值得公眾高度關注?

【法政匯絲】真•俠士──我認識的長毛

「梁國雄議員,請你立即離開議事廳。」呢句香港人都耳熟能詳嘅金句,差啲成為我哋嘅集體回憶。上屆立法會的新東票王,今屆由第一變第九,驚險趕上尾班車。雖然我並唔完全認同長毛嘅政治主張,但我相信議會內沒有了這位現代版俠士,絕對是全香港人的損失。

法政匯思網誌|法政何嘗無莠草之勵志見聞

某天食lunch,大狀B剛上完court,一坐下來便呻: 「我又遇到痴線佬喇!!!」「今次係老爺(法官)定邊個呀?」「對面囉…… 佢好有自信咁扔啲唔知咩point出嚟,講嘢一嚿嚿嚿。」B反哂白眼,一齊食飯的其他大狀則不以為然。我乃暑假小跟班,聽到這番對話非常新鮮,忍不住瞪大眼搭嘴: 「咁個痴線佬即係邊個? 」

惡行未報 只是時辰未到(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在上星期日的天主教主日彌撒中,我對其中兩篇聖經有很深刻的印象。 第一篇來自亞毛斯(基督教:阿摩斯)先知書:「聽着:壓榨窮人,使世上弱小者無法生存的人哪!你們聽吧!你們說:『月朔幾時才過去,好讓我們賣五穀?安息日幾時才過去,好讓我們打開糧倉,縮小厄法(即升斗),加重協刻耳(即錢幣),用假秤騙人?用銀錢購買窮人;以一雙鞋,換取貧民;連麥糠也賣掉?上主……發誓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所作所為。』」

沒有團圓的中秋節

中秋節應是一家團聚的日子,可是一家團聚這願望,對709家屬來說卻只能是一個奢侈的願望。在中秋節讀著他們所發表的2016中秋節聯合聲明,倍覺悲傷,可以為他們作的實在太少,唯有繼續提著這事,讓我們都不要忘記被捕的每一名維權勇士。

【法政匯絲】是誰令青山也變 變了俗氣的嘴臉

中秋節假期,又是親朋戚友聚首一堂的時候。雖又是行禮如儀地切月餅、吃湯圓、賞月亮,但在中華文化裏,一家團圓的意義大於一切。

除了正日和家人做節之外,我前天還第一次跟男友James的家人吃飯。一早到了中環的小南國, James的家人卻比我更早到。他家是典型的香港中產家庭,親戚都是專業人士,我卻是席上唯一的律師。初次見面,James的父母都談吐溫文,笑容可掬。我亦四萬咁口,希望給他們一個好的印象。

起初還好好的,誰知James爸爸忽然問道:「Elsa,你最熟法治的,那你點看香港的亂局?」

法政匯思網誌|《壹號皇庭》現實版

平時大家無聊睇下八卦雜誌,間唔中都會見到啲關於某某過氣明星或前模特兒轉行讀law的新聞。其實佢哋轉型嘅過程係點樣架呢?轉行之後嘅生活係唔係好似雜誌所講咁成功呢?等我同大家八吓啦!

【來稿】回應李偉民:香港法律界是泛民票倉的原因

小弟昨天拜讀了李偉民律師的文章,覺得他的分析很值得從不同角度探討。 我不會逐點回應,而我不回應,亦不表示同意或不同意李律師的說法。我的回應沒有任何批評李律師之意,只是對某些事的見解,因不同時代、不同經驗與不同圈子,而稍有不同,請多多指教。

白色恐怖是這樣製成的(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朱凱廸與家人因受到生命威脅而報警,無論是香港政治文化的惡化或新界的土地問題都因此受到全城關注。事件在調查中,我不評論具體指控。不過,值得探討的是,為何香港有不少人會相信某些(我用「某些」,因為我不想一竹篙打一船人)新界鄉紳或其操控的勢力能對朱凱廸與家人構成真正威脅?

香港的難民—是個問題,還是藉口?

近年,香港似乎步上歐洲後塵,要面對「嚴峻」的「難民問題」。不時,有些政黨會將難民問題作主打,大做文章,要求政府盡快遣返難民,又提出種種措施杜絕難民在港,甚至要求香港退出《禁止酷刑公約》。數年下來,問題似乎仍未解決。究竟,香港面對的難民問題,和歐洲的又有幾分相似?究竟大家是想解決問題,還是另有所圖?

法政匯思就朱凱迪先生遭受威脅的聲明(Statement in relation to Threats against Mr Eddie Chu Hoi Dick)

候任立法會議員朱凱迪先生在星期四透露,自被新界西選民選為立法會議員之後,多次收到危及他和家人性命安全的威脅。朱先生指他和家人過去也因他在新界的社區和政治工作多次受恐嚇。朱先生已向警方報案,而警方亦同意向他提供人身保護。法政匯思對事件表示擔心。

【法政匯絲】律師們的 E-Meet──新法律界三寶

星期一晚立法會選舉結果出咗之後,立即 call 齊富三代 Ethan、大律師 Clara 和事務律師 Eunice 出來吹下水,為今次立法會選舉 "E-Meet" (即是當年港大 OCamp 後一定要開的檢討會議, Evaluation Meeting)。我覺得唔 E-Meet 的話,當晚一定睡不了……因為今次選舉實在太驚險了。

法政匯思網誌|大局

今時今日既香港,紛爭埋怨的聲音特別多,但有多少人願意在紛爭埋怨背後看遠一步,看宏觀一點,以大局為重呢? 香港市民,每日辛勞工作,工時頗長,回到家裡特別想靜一靜,休息一下,看點題材有趣和閒情的節目,如果打開電視看到議員互相指罵,日日吵吵鬧鬧,實在無興趣再看下去,久而久之對政治生厭惡,下意識覺得在「搞事」的議員或提出反對既人不對,這些是可以理解的。

廉署有權查跨境舞弊

自由黨立法會新界西參選人周永勤指稱,在深圳遭3名北京委派的人士威逼退選,他認為自己在境外被威逼,未必是廉署調查範圍,對調查沒有太大期望。法律界人士指出,選舉舞弊行為不論在香港境內或境外,廉署都有權調查,但在實際執法上有困難。

新界東非建制的三個故事(執業律師 任建峰) – 任建峰

立法會選舉結果出爐,各路專家近日在媒體上拆局。我暫不就個人對選舉後形勢的看法獻醜了,而會先說新界東選區非建制陣營的三個故事。

【周永勤棄選】前廉署人員:港外恐嚇也可執法 惟需內地配合

今屆立法會選舉聲稱受恐嚇而棄選新界西的自由黨周永勤召開記者會,稱在選前於深圳受「3名來自北京的人」威嚇棄選,廉署已就此立案調查。有前廉署人員指,雖案發地點及涉案人都在內地,但《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涵蓋香港以外的違法行為,不過執法上因無司法管轄權,可能要內地當局協助。法政匯思指若周永勤說法屬實,即內地有人干預立法會選舉,違反《基本法》及破壞一國兩制,內地當局應給予港人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