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5年初開始,香港二次前途問題在社會議題榜上幾近成為榜首。從自決到港獨,提倡的分別是有決議前途的程序,以及某個特定的前途方案。

2016年初,由學者以及泛民發起並聯署的《香港前途自決文》,雖有論及自決自治將為大方向,但同時聯署者亦明言港獨欠法理基礎。近日情況更形惡劣,姑勿論港獨可否成香港出路,就連各人談論「港獨」議題的資格也備受質疑。若想涉足政界而且支持港獨,竟會落得被選舉主任篩選,喪失被選舉權的下場。

為人師表,採納近日事件為背景,希望善用機會讓學生多加思考,卻被指違反《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可能面臨被停牌。假如這樣禁止某些政治敏感議題在校園中討論,不但侵害了學術自由,更有違第2.2章第13條所述「與學生討論問題時,應盡量保持客觀」。因為認為港獨是政治忌諱(Taboo)本來就是主觀想法,會令學生無法客觀討論某些問題。

從是否合法(legality)的角度著手,現時未見討論港獨有不合法之處。引用《刑事罪行條例》一概而論任何談及港獨的人,是罔顧了「煽動」一詞的「即時」性及煽動作出的行為需具「暴力」本質兩項條件。而認為談及港獨即屬違法的人大多引用「Siracusa原則」,試圖論證國家在「國家安全」的命題下有權限制國民言論自由,可能是貪圖「外力」一詞合符國情。但這個原則只適用於合理推斷「武力」將被使用的情況下。

但一切討論停留在是否合法(legality)的層面上,並無意義。更重要的是另一個合法性(legitimacy)的議題。政府所作所為有否越權,施政有否為人廣泛挑戰,就是關鍵。細心一想,是否全面禁止討論港獨是一個政治判斷,從來不是法律議題。如果談港獨是十惡不赦,何以陳浩天的香港民族黨始終能夠完成港獨集會?也許政府一方也一直在尋找作支持港獨人數統計的機會,才伺機而動。政府自己冒險作這樣一次統計,也許已反映政府知道自己欠缺合法性,以及一場憲政危機已在蘊釀。

文:梁麗幗@法政匯思

(純屬作者意見,並不代表「法政匯思」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8 月 31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