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鋪天蓋地的宣傳單張、橫額、海報、廣告,你還能不察覺距離立法會選舉已不遠嗎?

我「有幸」收看過數個選舉論壇。說實話,某些候選人的造型令我想起《封神榜》。我懷念的卻是權謀劇:《琅琊榜》。

無線電視於五、六月期間播放這齣內地劇集,收視滑鐵盧,主要歸咎於劇情、人物複雜,不適合習慣看無線肥皂劇的觀眾。其實,《琅琊榜》內容豐富,言之有物,在內地及海外均好評如潮。

劇集是根據小說家海宴的同名小說所改編。故事以平反冤案,扶持明君為主線。劇中不乏金句,每每也能套用於現今政治上。

例如,看見所謂的同路人在選舉論壇中互相指責、抹黑,我便想起劇中主角梅長蘇的一句:「人,只會被朋友背叛,敵人是永遠沒有出賣和背叛的機會。」

說到選舉策略,我又想起梅長蘇曰:「如果我們把成功的機會,都押在對手的選擇上,那便是下下之法。無論對方做出何種選擇,我們都有應對之道,那才算是掌控大局。」

梅長蘇是一位謀士。他為了平反十多年前的冤案,為含冤而死的父母、一眾士兵尋公道,便拼力為他屬意的王子鋪路,希望王子他朝成為儲君。在奪嫡的過程中,梅長蘇雖不願意,但也曾行陰詭之術。他的好友蕭景睿便是其中一個被他利用之人。

被利用後,蕭景睿說的一席話,令我感受至深。假若香港從政的人,都有這樣的胸襟及氣量,便足矣。

蕭景睿這樣對梅長蘇說:「我曾經因為你這麼做,非常難過。可是我畢竟已不再是一個自以為是的孩子了。我明白凡事總有取捨。你取了你認為重要的東西,捨棄了我,這是你的選擇而已。若是我因為沒有被選擇,就心生怨恨,那這世界豈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諒之處?畢竟,誰也沒有責任要 以我為先,以我為重。我之所以這麼待你,是因為我願意。若能以此換回同樣的誠心,固然可喜;若是沒有,我也沒什麼可後悔的。」

說回今次立法會選舉,毎個地方選區均有十多張、甚至廿多張候選人名單。大部分選民可以投票的超級區議會功能界別,也有九張候選人名單。選民要清楚明白每位候選人的背景、政綱、過往的政績,他是人、還是鬼,確實不易。

但是,有一點我非常清楚,便是我投出的那兩票,必須投給 會聽民意,願意為民發聲的人。如果一位候選人,口裡說得堂皇,雙腿卻走到西環的中聯辦去謝票;做了議員,對外義正詞嚴,投票議決時,卻只聽從當權者指示,不看民意本身,那我投他作啥?

只要翻看「建制派」議員過往的表現,不難發現他們的投票意向只一味跟隨政府、跟隨西環,除了少提議案,亦有對自己動議案投反對的滑稽表現,更會提出香港近年人均壽命延長,政府有否研究水含鉛量適中是否「有助於延年益壽」這種涼薄、不知所謂的問題。把你寶貴的選票投給這撮人,情何以堪?

要知道我們的行政機關(即是政府)已擁有相當大的權力。若然我們的立法機關也只懂附和,不需理會民意,那麼政府只會變得獨裁,西環有恃無恐,而受苦的也只會是我們貧苦大眾。

記得《琅琊榜》中有這樣一幕:朝中風氣敗壞,各王子與大臣均只懂揣摩上意,不做實事。當忠臣向皇帝申訴造成死傷一條街的火藥爆炸可能是某王子的計謀時,皇帝卻指示忠臣不要再往上查,當就此結案。忠臣非常憤慨,亦意興闌珊。另一賢士卻對他說:「朝局越是如此,我們越不能心灰意冷。在其位,當謀其政。有些事情我們雖然無能為力,但有一顆為國為民的心思,總比尸位素餐要強。」

以小女子的文學修養,當然不太清楚「尸位素餐」為何意。搜尋一下,原來「尸位」指空占職位,不盡職守;而「素餐」指的是白吃飯。

又上了一課。

相信大部份市民與我一樣,非政治人物,非公職人員,亦非顯赫權貴,但我們並非無作為。香港的政治有時確實像選舉論壇一樣不堪入目,之前有參選者被選舉主任「篩走」,現在有候選人哭著「被」要求退選,烏煙瘴氣。但是,我們對香港本身、對社會、對周邊營營役役的香港人,還是關心的。作為當中一份子,面對如此風氣、如此格局,我們更不能心灰意冷。有些事情我們可能改變不了,但我們盡市民的基本責任,於九月四日星期天投票,對只向西環叩頭的「建制派」候選人說不,這樣做,總比尸位素餐要強。

孫兒 @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8月27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