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阿邊個邊個,你留低我有嘢揾你。」一聽到老闆開完例會就馬上召我就心知不妙,難道我上個月又不夠billable hour?當全世界離開會議室後,又當我想解釋上個月做了很多pro bono work(義務工作)和飛咗N次大陸同各機關聯誼前,老闆A已經搶住講:「等陣幫我interview個summer intern(暑期見習生),唔駛咁認真嘅,我已經filter過啲人,我世侄阿John真係好掂,你知不知道他爸爸是誰?他爸爸是……(下刪100字)見同你一樣都係Columbia讀law咪俾個機會你見吓啲師弟。你記得一定要好好招呼阿John,唔好好似上年咁,畀個summer intern entertainment budget你,你就帶個intern加成班同事去唱K,人哋明明唔識中文唱乜鬼嘢K?」雖然K係有英文歌唱,不過我當然唔會駁嘴,接過老闆手中嘅CV就掉頭走。離開會議室不夠五步,老闆A突然追出來說:「喂,你上個月咁少鐘嘅,你今個月再唔夠數年尾份花紅凍過水。雖然我會盡力幫你同 New York總行fight,不過你同我醒醒定定。」

大家睇到這裡一定會問,點解律師行會動用咁多資源去請暑期見習生?我很簡單解釋一吓。其實整個暑期見習計劃係一個好漫長的面試,正所謂人揀我我揀人,整個計劃由兩星期、四星期到六星期不等。有一些行的見習計劃亦包括一個跨國元素,譬如紐約總行每個暑假都會派一、兩個見習生來香港上班,機票住宿全包。很多美國律師行都會當班見習生像客戶一樣看待,帶他們吃飯、出海甚至短期旅行。紐約有合夥人曾經包架直升機,帶班見習生去看夜景。究竟點解要咁厚待班見習生?好簡單,你會不會想有豬一樣的隊友?當每間行都想吸納最標青、最有關係的人才時,你不花多一點功夫,人家是不會揀你。

好啦,講番John。老闆親自落柯打,我當然不敢怠慢,一返到房就打開John份CV睇。老闆A真係無講錯,John真係好掂,又玩美式足球,又有獎學金,又係Yale畢業的學士,仲識兩文三語,一句講晒:無得彈!既然咁掂,結果又已經內定,面試只不過係一個形式沒有什麼好問,所以我只係簡簡單單叫John介紹自己及用普通話朗讀一篇「一帶一路」的社論,心想如果John的普通話ok就用個budget帶John上北京day-trip看長城和見客食飯。

不過世事同人一樣是不會盡善盡美。雖然John個樣生得好似古天樂,不過普通話亦都好似古天樂,「一帶一路」讀成「衣打衣露」,「絲綢之路」讀成「四臭之怒」,「能夠」就變為「XX」。枉佢仲夠膽在CV上寫自己精通兩文三語?真係唔知醜!好彩我試一試佢,如果唔係去到北京在客戶面前獻醜就無謂。

講開CV,大家有沒有留意區議會選舉時很多候選人都會出來話成功爭取呢樣、成功爭取嗰樣。經典系列包括成功爭綠燈延長兩秒、成功爭取不能避雨亭、成功爭取增設汽水機及狗糞收集箱等等。

同一樣都係選舉,立法會爭取連任的候選人並不會打著「成功爭取」的旗號拉票,就算是十分愛使用這口號的政黨都不會。究竟點解?好簡單, 你覺得如果他們用「成功保住小三TSA」、「成功保衛梁特免被特權法查」、「成功避免用特權法查鉛水」、「成功保住吳克儉飯碗」、「成功爭取高鐵追加196億元撥款」等等口號去拉票,可以拉到幾多票?

暑期見習生我無得揀,立法會議員我有得揀。要攞我兩張票,候選人唔該大大聲聲講吓自己的政績。而家科技咁發達,要查立法會投票記錄或候選人的言論一啲都唔難,仲想講一套做一套?你當選民傻的嗎?No way!大家見到候選人記得關心吓他們的往績,亦可以問他們1,000個為甚麼。唔好好似我咁睇咗John的CV和聽老闆A的講法就覺得John好掂好正,凡事都係自己放大雙眼睇真啲好。

邊個邊個 @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8月2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