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年一度的奧運會,總是帶來不少的新聞和話題。無論你本身是否運動愛好者,在比賽內外,都一定找到吸引自己的地方。

不過男士有時就是膚淺。別看他們平時裝有深度,辦公室的三五兄弟見到面,講得最多的卻是「顏值」。 開幕禮的當天,他們對港隊入場的旗手歐鎧淳迷得如癡如醉;誰知過了幾天,中國泳手傅園慧的一個趣怪表情,再加上一道「洪荒之力」,又引來了不少粉絲。有姊妹們看奧運是為了追看靚仔的外國選手,但外國的男士從來都不是小妹杯茶,即使一個靚仔在我面前做體操,我著眼的還是他的動作和難度。此外,看到一眾體態健美的選手,又會想起自己的減肥目標,成為我下班後乖乖做gym的推動力。

而今年奧運在巴西里約熱內盧舉行,又好像特別「惹火」。才舉行了幾天,澳洲泳手賀頓便因為重提中國代表孫楊曾用禁藥,而引起中國網民群起討伐;但法國泳手卻落井下石,諷刺孫楊的尿「是紫色的」。

讓我有點唏噓的就是,去屆大多支持中國選手的香港人,有些竟然覺得心涼,甚至幸災樂禍中國隊首天「無金」。這某程度上反映了中港矛盾在過去幾年的白熱化以及市民對中央政府對港的一些政策和干預的情緒反彈。還記得聽過疑似是藝人杜汶澤早年在網上聲演的一篇潮文,其中一句說道:「你睇奧運跨欄嘅目的係咩呀?梗係睇劉翔啦,點解呀?因為支持自己友呀嘛!」他的生動演繹,使我至今還記得。但中國隊還是「自己友」嗎?相信有些人會心情複雜,百感交集。

個人認為,如果孫楊和一眾選手在里奧場上比賽時是真的通過了藥檢,而且是以自己的實力奪標的話,那麼以過去的錯失攻擊人,就難免有欠公允。雖然孫楊有時出言囂張,說「我就是王者」,但如果他真的沒吃禁藥,依照比賽規則去競技,那大家即使心裏不喜歡他的為人,也不得不確認他在本屆賽事的成績。大前提是「公平競技」四個字。因為只有在公平的制度下進行競爭,當來自任何一個地方的選手都沒有特權、沒有黑哨、沒有禁藥助力時,才確保每一個選手都有同等的奪標機會,才使這個國際性的賽事顯得緊張刺激。而在公平競技原則下的獎項,才顯得神聖而具意義。這正正也是某國的超級足球聯賽,即使長官支持、班主有錢也難以興起的緣故。

反觀投身香港立法會的參選門檻,現時變得好像比奧運的參賽資格更難以捉摸。報名參選的有不少主張港獨和民族自決的新面孔,在老一輩的眼中就好比反叛的「壞孩子」;但選管會今屆突然要求參選人附加一份只針對《基本法》部份條文的確認書,而有些本土派或主張港獨的所謂「壞孩子」,只因公開說過或者寫過港獨,選舉主任便有權將其參選資格剔除。結果卻是有些本土派或港獨主張者簽了確認書仍無法參選,但卻另有本土派成員成功入閘。那究竟篩選的準則是甚麼?

我並不支持港獨,但這個新的措施正是有違了「公平競技」的基本原則。要是港獨真的只屬少眾的話,就讓他們選個夠、辯個明再輸得服吧。現在能夠入閘參選的,反而被害得勝之不武。選管會如果真的為了取悅「上面」某些人,而破壞一個既有制度,甚至開倒車,值得嗎?

尤穎 @ 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8月13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