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約奧運於上星期五展開序幕,來自206個國家和地區超過1萬5前名運動員參賽。每屆奧運,每一場世界級精彩的賽事背後,往往伴隨著不少人權問題的爭議,很值得我們深思。這裡無意把奧運會政治化,卻是希望藉著這個承載公平、民主、和平等普世價值的世界性運動會,在世界目光聚焦的每個榮耀時刻,也能對民族自由權利有不同程度的關注。

奧運背後的數千條人命

根據國際特赦指出[1],2016裡約奧運開幕倒數30天前,即這場奧運還沒開始,里約遭到警員殺害的人數已超過2,500條人命;特別在里約貧民窟與郊區,幾乎每天都會發生槍擊事件,有超過50%死於殺人案的受害者年齡在15到29歲之間,其中,77%都是黑人;調查數字顯示,在過去五年裏,有紀錄的殺人案有接近16%都發生在警方執勤過程中。而涉及警方的殺人案極少會被調查,涉案員警也不會受到法律的追究。巴西警方甚至經常在犯罪嫌疑人投降、或已經受傷的情況下,依然開槍射擊。

壓制自由以粉飾太平

巴西政府為迎合奧運,貧民窟居住著的居民,在奧運準備工程期間就曾遭政府以「維護市容」為由被驅趕; 政府為了盡力粉飾太平,讓巴西在國際社會上顯示出良好形象,更進一步打擊民眾集會及表達自由言論及集會自由,3月時藉奧運會通過了反恐法;5月時通過「奧運會一般法」(General Law of the Olympics),加強規範言論及集會自由,對大型公眾活動以及和平集會加以限制;巴西人民對於政府不正視國內經濟、民生問題,而大費公帑舉辦奧運十分不滿,在開幕儀式到場外抗議,最終遭警方以催淚彈驅離。

好大喜功漠視土著人權

另外,里約熱內盧州在6月中宣佈因奧運經費不足,進入「公共災難狀態」,啟動了政府程式發放緊急資金資助舉辦奧運會,整個社會付上沉重的代價。這些資金本來可以用作資助許多社會重點項目,包括土著人權利,原本的救濟卻因奧運前所未有地被削减。關於巴西土著,其實他們幾十年來早已面臨嚴重的人權危機:土著人民被殺害(單是2014年,因著環境和土地衝突,就有至少138宗巴西土著謀殺案。)、被威脅、從他們的土地上被驅逐、健康和教育等基本權利也被侵侵害。在奧運期間,剛巧碰上了8月9日——聯合國大會定為每年的世界原住民日(International Day of the World’s Indigenous Peoples),諷刺地,巴西土著人正面臨數十年來最嚴重的危機。

難民奧林匹克運動隊的提醒

今屆奧運最特別的是,有一隊由43名難民組成的難民奧林匹克運動隊(Team of Refugee Olympic Athletes)代表隊參加,奧運的五環旗就是他們的旗幟。他們雖然來自世界各地,說不同的語言,卻代表了全世界超過6千萬人口的一個群體——難民;難民奧林匹克運動隊的參與,在向全球所有難民傳遞出希望的信息,也讓全世界更好地了解難民危機的嚴重性,也提醒我們難民也可以像任何人一樣,憑著個人才能與毅力,也可以向世界展現人性的美好。

里約、巴西人民、世界難民似乎離我們很遠,奧運盛事卻可以與我們很近。世界上每個角落反專制橫蠻的堅持與追求自由、民主、人權的氛圍卻與我們息息相關。我們為賽事興奮歡呼的同時,如果可以進一步思考普世價值與人權,想必更有意義,因為這是我們共同的關懷,我們時代的精神。

[1] https://www.amnesty.org/en/latest/news/2016/04/brazil-surge-in-killings-by-police-sparks-fear-in-favelas-ahead-of-rio-olympics/

文:傅曉君

(原文載於 2016 年 8 月 9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