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了大學同學茶敘,說起新鮮上架的電子遊戲,大家的同事都在辦公室熱烈交換情報,玩得不亦樂乎。又說起最近上畫的電影,男主角大隻靚仔但傻呼呼的,雖不是演英雄,依然很迷人。

談到感情事,Annie即變苦瓜乾,說又跟男友吵架。Annie跟男友已拍拖四年,每次我們見面都會聽她訴苦,說男友講一套做一套。口說很緊張她,但每個星期只有一次的約會卻要討價還價。星期六不行因為要運動、星期日不行因為要陪父母、平日晚上也大多不行因為要預備翌日會議或應酬,諸如此類的原因,往往只能約在平日吃頓匆匆忙忙的午飯。又即使約了晚飯,當Annie臨放工打電話確認約會地點時,他又往往有各種原因失約。

Annie今次的投訴是:「佢上星期放假同爸爸媽媽去旅行,我叫佢幫我買嘅嘢一樣都無買到,仲連手信都無一份!」我邊吃朱古力蛋糕,邊聽滿有偵探頭腦的Eunice發問:「佢同世伯伯母去邊?」「沖繩呀。」「咁你叫佢幫你買咩?」「化妝品囉。」Eunice突破盲腸:「但伯母好似唔鍾意陽光與海灘喎,而且好似聽你講過世伯話同東洋鬼子不共戴天,佢哋竟然去日本旅行?」Annie很懊惱:「佢話啲粉底同唇膏好難買,但明明周街都有得賣而且機場有counter啊。」Eunice:「會唔會Alec唔想畀同佢去旅行嘅人知道佢其實有女朋友呀?」由於是多年好友,姊妹們都有話直說。

「閱仔無數」的Peggy呷一口伯爵茶說:「我自中六已明白這個道理:「要知道一個男人愛唔愛你,唔好信佢同你講咩,要睇佢為你做咩。」都同你講咗十萬次,佢口口聲聲話愛你,但又唔畀你見家人朋友。放飛機都算,但又唔出聲,到你問先話要取消,有時仲惡人先告狀話你唔體諒佢。仲記得唔只一次你話想睇戲,佢呢頭話唔得閒,轉頭話已經自己睇咗。其實佢有幾愛你,你自己心知啦,係你耳仔軟先聽佢氹。你又唔係無其他人追,都唔明Alec有咩好。女人嘅青春好寶貴,容乜易四年又四年。我戥你唔抵呀!」

Annie無奈點頭。

這時候我忍不住:「Exactly!咁你又信嗰啲聲稱自己做實事、行公義,為市民爭取權益,但投票時出賣港人利益嘅議員?例如特首收咗UGL5,000萬唔申報,小學生都懂得廉政公署應該要調查,竟然有議員投票反對引用特權法調查。

UGL件事都未查清楚,上個月廉署署理執行處首長李寶蘭就被指表現不達標,無得坐正。一般機構要降人職,都要經過既定程序,你做人力資源管理,應該好清楚吖。廉署終止聘用人員的行動的正式程序,該人員應獲告知署方考慮採取行動的理由、應獲得陳情的機會同有權向行政長官提出上訴。但白韞六承認自己並無向李寶蘭指出佢工作上的問題,好明顯違反正規嘅人員評核程序。《廉署條例》賦予行政長官權力任命廉署人員,但咁重要嘅決定,佢竟然話佢自己「無參與」,你信唔信吖?班馬屁精議員又出嚟話「廉署內部人事調配,不需要公開」,又話「廉署人員以合約聘用,人事調配較靈活」,真係牛頭唔搭馬嘴。

上年內地強力部門在港「執法」,強行帶走銅鑼灣書局的股東,竟然有議員護主說「唔會咁低莊」、「係都做得乾淨啲」。

最無恥都係有議員一邊話支持男士侍產假,一邊投票反對7日侍產假,之後仲有面出嚟拍海報話繼續爭取。如果你個仔同你講:「阿媽,其實我測驗可以有100分㗎,不過今次考住40分先。」你會點反應?

仲未計朱經緯、鉛水、行李門事件⋯⋯」

Peggy弱弱地說:「又好似係,不過我唔得閒睇咁多新聞嘛⋯⋯」

我沒好氣:「我都知你工作忙,但與其花咁多時間捉精靈,不如用少少時間了解一吓立法會候選人啦。香港嘅法治好珍貴㗎,立法會議員一做四年,四年又四年,香港容乜易畀佢哋搞到烏煙瘴氣。我唔忿氣啊,我好掛住以前有規有矩嘅香港啊。你諗吓,如果你覺得啲男士唔夠好,你仲可以揀唔拍拖。但立法會議員,無論你鍾唔鍾意、投唔投票,佢哋都會影響你喺香港嘅生活㗎。」

Peggy:「好啦,我會研究一吓,今屆投票當揀男友咁,小心啲揀。」

接著的那口牛油鬆餅特別令人滿足。

Belle Woods@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7月30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