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就著海牙仲裁庭在菲律賓與中國糾纏多年之南海爭議上的判決,由本來的外交層面演變成中國人民歇斯底里式的愛國情緒大解放 ;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如何了斷?到肯德基門外示威、呼籲全民棄用蘋果iphone (至於為什麼香港的蘋果專門店外仍然有大堆陸客,嗯,不深究),說是要抵抗美帝在背後干預結果這則陰謀論。

我們都知道,中國人的愛國心泛濫程度之高,以身作則之於他們並不足夠。於是又有一輪帶文革色彩對公眾人物表態的批鬥。微博上沒有轉發「中國,一點都不能少」圖片的藝人即時被網民圍攻是小兒科,有台、日演員因其立場和身份而被追擊、換角、需撰公開信及錄片道歉,以表明志,才叫世界各地的人側目。習總說,他要實現一個中國夢,一個軟硬實力兼備的世界列強夢。姑勿論中國經濟開始顯著放緩,甚至出現泡沫;在軟實力方面,中國人民這次是成功的 – 社交網站現流行「一人一句對中國道歉大會」,連西方人都參一腳來誠心道歉 – 世人都明白到,啊,中國人的心,原來如斯柔軟,吹彈得破。

與此同時,香港選舉管理委員會要求立法會選舉參選人須額外簽署一份單獨聲明,大意為立誓將擁謢基本法第十二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享受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否則有可能負上刑事責任,亦即打擦邊球地欲要篩走支持港獨的政治人物。有關此聲明的法律約束力以及有否違背憲法所保護的基本人權,經已有不少法律界前輩作出專業詳盡分析,在此不贅。港府全力反對港獨思潮正常不過,然而在今年的立法會選舉,居然有人煞有介事地推出這麼的一份文件,代表什麼?如果中央及政府對於自己的政權有信心,何勞丟下這落得姿態難看的政治任務予選委會?

時間回到2014年,國務院發表的白皮書中,撼動扭曲港人奉行一國兩制的防線、甚至聲稱法官都要宣誓愛國愛港,使大部份港人均為三權分立這基石擔憂;再者,近年中聯辦的言論屢屢強調「香港自古以來都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更發表出在香港聞所未聞的「特首超然論」,且企圖將遺傳自英國的「三權分立」渲染成「三權合作」。另一邊廂,內容一心為吹捧中共的所謂國民教育餘波還是陰魂不散,擱置得一時,恐怕避不了一世。

凡此種種,有人說,這是中央對香港同化成一國一制的序幕。此話委實不假。然而,我看到的還有中、港兩邊極權政府心底裏虛得可憐。確實的事,從來不必多說強調,真的假不了。唯有自知站不住腳,像神經質的伴侶,總是要用各種方法向世界宣告:「誰誰誰是屬於我的!」,如此一句掛在口邊,想說服別人,也說服自己,實則內心踩空,急燥不安。

每晚六點半新聞前,電視都會播放配上矯情畫面的國歌,還有旁白細訴中國的繁榮。我不知道這一段廣告意圖何在,只是總教我想起「掩耳盜鈴」四字:「是的,香港屬於中國。」「淌著炎黃子孫的血,你們都是中國人!」「無錯,中國已經強大起來了,你們該為自己作為中國人而感自豪。」我聽到的,盡是這些虛有其表的自卑喃喃。

文:戴穎姿@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年 7月 26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