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畢.離地談到「散水餅」幾乎是决定實習生會否成功受聘的關鍵,在職場打滾多年的我不禁要說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

我和一些律師朋友都覺得,有些小朋友太在意買餅這些禮數,有點過火。例如,有一次,律師A帶實習生去法庭,下午回律師樓時實習生突然半路不見了人,近一小時後他才帶著一件蛋糕出現,跟A說:「你頭先咪話你鐘意食呢間酒店嘅 cake嘅?買比你㗎!」A說她忍不住反了眼。

又有一次,律師B半推半就地出席了他律師樓逢星期五都舉辦的happy hour聚會,有實習生帶了支據聞是「好嘢」的紅酒出席,並積極地和合夥人 social。B後來說:「我唔想同啲咁識做嘅小朋友做同事囉。衰啲講,有啲狗。」A深表認同:「咪係!正正經經啲做吓實事,先顧掂啲基本禮貌好過啦。」

然後我們這班old seafood (又)開始交換一些實習生的經典故事:

– A說,每年都總會有一兩個實習生坐在辦公室的位子上公然打瞌睡。
– B說,他的律師樓今年收了個在英國留學走gothic路線的實習生。她每天的衣著不是低胸露背就是背心短裙,再加扯爛的絲襪和誇張的金屬手鐲和頸鏈,而她的化妝更會令人以為自己身處萬勝節派對!
– A又說,她的律師樓去年收了個好像是留學澳洲的實習生。這位同學每天大約下午三時便會失蹤,大約兩小時後又會挽著兩大個名店購物袋出現在辦公室。而由於土地問題,這位實習生會把一些檔案櫃中的文件搬開,以騰出空間來安置/展示她似乎是引以為傲的疑似戰利品(主要是鞋)。
– B不甘示弱地說,他去年那個本地實習生才厲害。在實習期的最後一天,這位實習生邀請負責「湊住」他的B合照,B一口拒絕。後來B發現,這位同學在他不為意的時候,以埋首工作的他為背景自拍了一張,並放了上 facebook!B 說起仍然非常生氣:「而家當我係米奇老鼠定 Pokemon呀?都 say 咗 no㗎啦!仲要夾硬影同放上網!好在冇影到文件即!我冇寫信去佢大學投訴都算係咁!」

以上這些經典實習生想我聘請他的話,莫說一件「散水餅」絕對不夠打動我,即使他給我五千萬而我又無恥到真的冒違反《防止賄賂條例》的險收受,我都怕在網上被公開!始終我地位未超然到可以左右負責調查的人員的升遷嘛!

幸好以上經典不過佔小數。依我個人接觸實習生的經驗,他們大多表現正常,但可能由於個別同學非常緊張那一紙聘書,以致「識做」到走火入魔。但其實,我和一些律師朋友都覺得,工作表現達標和態度誠懇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兩樣俱備,再因應個別律師樓的文化適量地「識做」,可能會有丁點優勢。無論如何,律師樓會被一件「散水餅」影響它是否聘請一個學生做見習律師的說法,似乎有點天真。

也難怪,當一區之長都天真得以為做個垃圾show就可以蓋過他「彪炳」的政績助其連任時,有少數學生以為「散水餅」show會影響受聘機會,似乎無可厚非。

(文:Davida L.@法政匯思)(圖片來源:YouTube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7 月 15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