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香港電視主席王維基宣布, 出戰9月立法會港島區直選。 他決定要站出來參選,需要莫大的勇氣和決心。 正如他所說,他有金錢,他有聲望,他有能力。 的確,他可以一世無憂,亦不需要這樣做。 就此,王維基值得一些掌聲。 然而,作為港島區非建制派的選民,我們肯定我絕對不會投給王維基。

原因如下:

第一,王維基支持「袋住先」。 他說這會容許曾俊華或曾鈺成在2017年參選特首挑戰梁振英。 我們也不喜歡梁振英。 但我們也肯定不會為了換走一個人而接受並合理化一個可能延續千秋萬代的壞制度! 雖然王生說這個制度不會一成不變,並承諾繼續完善制度,但他是否肯定這個「袋住先」的制度可以改變?而即使該制度確實可以改變,又是否肯定能按他所想的方向改變? 至今,無論香港特區政府或中央政府都未有承諾過「袋住先」的方案是有改善的空間,更遑論改革制度的方法、時間表和條件。 有誰能夠保證於5年後,中央政府不會突然宣布因「普選已經落實」、中央已履行在《基本法》下的普選承諾,而毋須再修改選舉制度?

第二,王維基如何說服大家相信他能比公民黨、民主黨、自由黨等政黨組織更勝任推動其支持的政策? 雖然上述政黨推動政策的成效有待商榷,但至少在 (一) 與香港及內地政府就各議題上的溝通,以及 (二) 作為政黨、政治人物、立法會議員及政策制訂者兩方面,這些政黨比王生多了十、二十甚至三十多年的經驗。 王生有類似的經驗嗎? 我們相信王生是聰明、勤奮和具有說服力的人。 但作為商界翹楚,他應該深明經驗的重要性。

第三,王維基為何認為他支持或構思的政策能夠實現? 現實是,即使一位議員如何高調和拼命,他仍只是立法會中的其中一票,孤掌難鳴。 陳方安生和鄭經翰也曾是矚目的立法會議員,但作為一位獨立議員,他/她在議會中所能做到的有幾多?現實是只有議席多的政黨,例如公民黨或民主黨的聲音 (兩黨在現屆立法會各有6席),才相對獲政府正視。更遑論過往即使各泛民大黨聯手投票或「拉布」,有時也難以阻止建制派粗暴的大多數。

最後,王維基在公共事務上有何往績?他說他支持真普選,但今年除外過去的11年的7月1號,當我們冒著日曬雨淋遊行表達訴求的時候,他在哪裏? 當我們忍受催淚氣體、被打到頭破血流、在街頭露宿79日去爭取真普選的時候,他在哪裏?當我們在香港各區日以繼夜擺街站、向街坊宣傳的時候,他在哪裏? 一句講到尾,他並沒有與市民 (至少沒有和認同及支持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的市民) 同行。 他表示支持改良 TSA。 當那些家長全力爭取改良TSA的時候,他在哪裏? 就全民退休保障,他建議實施寬鬆審查機制。 就高鐵超支,他表示要追究和問責。 但當以往有市民請願表達上述訴求的時候,他在哪裏?

必然還有更多更多理由。但以上眾多理由,任何一個已經足夠。

當然,王生比任何一名建制派候選人都優勝,所以如果你原本想投票給葉劉淑儀但現在在考慮王生,我們也十分支持。

但作為港島區非建制派選民,我們不會投票給王維基。就是這麼簡單。

文:何俊康、戴一璐 @ 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7 月 6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