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舉管理委員會於上星期(六月二十七日)發表了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其中令人關注的是選舉廣告的章節,因為在諮詢期間,社會經已有所關注社交網站評論選舉會否被介定為選舉廣告而招致選舉開支的問題。因為根據香港法例第554章《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下稱條例)第23(1)條,任何人如非候選人亦非候選人的選舉開支代理人而在選舉中或在與選舉有關連的情況下招致選舉開支,即屬在選舉中作出非法行為。

選舉管理委員會於更新的指引中,也有就此關注作出兩段(指引8.3及8.4段)的回應。可惜,本人認為在新指引中,網民亦然非常容易墮入法網。

首先,指引第8.3段說:「任何人士 或組織在選舉期間 ,或者之前, 透過任何形式發布的任何物料,直接或間接呼籲選民投票或不投票予某些候選人或屬於某些組織或團體 或與某些組織 或團體有連繫的候選 人,不論是否載有候選人的任何姓名或照片,視乎當時 整體情況 ,有關物料亦可能會被視作選舉廣告,因在有關背景下閱讀 , 有關物料可能令選民可以合理地 識別出 當中所指的某候選人或某組候選人的身分 。」

以年初新東補選作例子。當時很多網民將頭像轉成藍色底的6號或紫色底的7號。6或7兩個數字當然並沒有梁天琦或楊岳橋的姓名或照片。但若果跟據選管會的指引,該些轉頭像的行為也可被視作選舉廣告,因為在當時的背景下閱讀,也很容易被理解為在新東補選中,支持6號或7號候選人。

另外,指引第8.4段說:「若網民只是為了發表意見而在互聯網平台分享或轉發不同候選人的競選宣傳, 並沒有意圖促使或阻礙任何候選人當選,則上述分享或轉發通常不會被理解為發布選舉廣告。但假如網民是受候選人/名單上的候選人或其助選成 員指使而在互聯網平台分享或轉載其競選宣傳,以促使或 阻礙候選人或一些候選人當選,則該發布便屬該候選人或該些候選人的選舉廣告,所涉及的任何開支均須計入候選人/候選人名單的選舉開支內。」

指引只包含了兩極的情況,並沒有處理到更經常出現的情況,即網民的轉載或分享是希望某一位侯選人當選。簡單如上載一張楊岳橋的單張並留言一句:「希望你投楊岳橋一票」,也看來有可能被認為是意圖促使該候選人當選。這可能導致很多網民因擔心誤墮法網而避免在社交網站上對選舉作出討論,因討論往往是傾向性的。但這不可能是我們想見到的現象,因為本人確信無論政府、候選人或民間均歡迎市民對立法會選舉積極投入及關注。

法政匯思在選管會對指引的諮詢期間,已經希望指引能明確訂明個別人士傳播政見的行為(即使是宣傳某候選人或對某候選人不利)應從「選舉廣告」的定義中明文豁免。我們的見解為,若傳統茶餘飯後向朋友推薦某一位候選人並沒有構成選舉開支,那在社交網站的言論(除非是受候選人或候選人助選成員邀請)也不應被認為是選舉開支。希望選管會可對此意見多加考慮。長遠而言,本人認為政府應修例以釐清條例第23段的灰色地帶。

文:譚俊傑@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7 月 5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