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牛頭角大火中第二名消防員殉職後,社會上有很多聲音質疑,為何消防管理層要為了撲滅一場沒有人被困的火災,採取進攻策略派消防員冒險進入火場滅火。

可能有些市民怪責消防管理層,甚至有市民致電消防控制中心質疑消防的灌救策略。這些責難和行為會阻礙消防工作,的確不恰當。但我看到大部份意見都是說,消防不用為了拯救財物,而派消防員入火場冒不必要的險。

特首和保安局局長的回應是要求市民支持而非責難消防處,指火警不能不灌救,因火警繼續蔓延可能影響附近民居。甚至紀律部隊工會副主席指,市民批評消防管理層是無知或別有用心。也有些人說消防是專業,市民不應該對他們的專業工作指指點點。我看到尤其一些所謂「專業人士」特別認同這說法。

筆者認為,這些說法其實是模糊了焦點。因市民並非要求放棄灌救,而是提出很簡單的風險問題。

第一名消防隊長殉職時,市民都明白可能是意外,沒有市民提出任何質疑。但當大火燒了3天,沒人被困(處長說不能排除有人在火場內,似乎是不切實際吧),大家都認為不需要急於滅火時,卻再派消防員入火場冒險。而不幸的結果是, 3名消防員一同不支倒地。市民請求消防管理層不要再派消防員入火場冒險,是常識都能理解的、也是再合理不過的事。

政府指會在事後成立小組調查,但報告要等幾年才有結果,難道期間還要繼續讓消防員冒不必要的風險嗎?更何況很多消防員都已經公開或私下質疑了指揮官的決定?當然,消防工作是有一定風險的,消防員和公眾都明白。但正如這位副主席所說,這大火燒到「五顏六色」,前所未見的!市民所說的,也是請管理層,勿讓前線消防員冒這前所未見的、不必要的高風險!

這些要求先保障前線消防員安全,拯救大廈和財物在後的意見,並非向消防管理層施壓,反而是要為消防管理層減壓,讓他們不必為拯救財物感到壓力。

我明白有些人特別不能接受別人的批評,只要其他人有不同的意見,他們就會立即進入抗辯模式(defence mode),盡一切方法為自己抗辯。尤其在很多所謂的「專業」,不能接受批評或不同意見的情況更為嚴重。這可能是為了自己「專業人士」的尊嚴、可能是因為自以為是、可能是為了責任問題、可能是為了捍衛自己專業的利益或地位、可能是為了方便工作。無論背後的原因為何,「專業人士」犯錯而導致嚴重後果的情況,其實在各「專業」屢見不鮮。

例如:前幾年發生的紗布封了病人人工造口致死事件,當時病人家屬發現提出質疑,卻不被理會。護士管理局最近裁定3名護士專業失德,但人命已不能挽回了。這些人命攸關的事情,難道公眾也必須完全信賴「專業」,連提出疑問的權利都沒有?

又例如:前天有報道一單上訴案,一名大律師在一宗簡單非禮案抗辯時,竟可令審訊花了26天。如果被告當時發現大律師的能力或行為完全不符要求,難道也不能提出質疑?

事實是,雖然律師是「專業人士」,但我們的專業守則都要求我們必須向客戶交代及索取指示,而當事人亦有權隨時解聘律師。(當然,如果無合理原因而在審訊中途撤換律師,法庭是有權不給你時間另外再聘請律師的。)

我們可能基於我們的專業知識,尤其不喜歡被市民批評。但即使同一行業內的「專業人士」,也常常對同一問題有不同的意見。我們更需要明白,「專業」不等於擁有比其他市民更高的地位,可以高高在上。相反,「專業」代表著我們對公眾肩負更大的責任,更需要向公眾負責。

市民有質疑,可能會對我們工作造成不便。但為公眾釋疑,也是我們工作的一大部份,市民是有基本知情權的。我們斷不能抱著一個心態認為:「我是專業你不是,我說的你要聽。」難道我因病要切除左手,但醫生快要錯切我的右手,我也不能出聲嗎?

以往資訊沒有那麼流通、市民的知識沒有那麼豐富的時候,死抱「專業」保護罩的做法還可以側側膊過關。但現在大眾的知識水平提高、資訊發達,市民提出質疑的能力和有效性也的確提高了很多。尤其在一些人身安全、用常識也可以理解的事情上,「專業人士」更不能固步自封,必須保持謙虛的心和為市民服務的態度,來回應市民的疑問和意見。

如果明白了這道理,「專業人士」就不會質疑公眾「別有用心」,除非是自己「別有用心」吧!否則,坦誠面向公眾,抱著謙虛的心為市民服務,解釋我們的理據,才是我們「專業人士」應該有的態度。

文:衛庭官@法政匯思

(原文載於 2016 年 6 月 28 日《評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