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聽到有第二位消防員殉職的一刻,我的呼吸脈搏都緊張得突然停止。直至知道悲劇的主角不是前度J,我才稍為放鬆下來。然而,想到兩位離世的英雄、他們的家人朋友和仍在火場苦戰的消防員,我的心又揪住了。好難過。僅此致哀。

J是消防隊長。他說,他日常的工作包括巡視區內的建築,以檢查消防裝備,同時熟習大廈走火通道和區內環境。他曾告訴我,有部份同袍會因為違例者的求情和開檔案太麻煩,有時候會對消防裝備或走火通道的違規情況手下留情,只作口頭警告而不作即時檢控,但無論如何,他們都一定會確保有關人士即時清理好走火通道,或會於日後覆檢有關設施,因為進入過火場(包括訓練用的模擬火場)的同袍都清楚知道,大廈消防裝備和走火通道是否妥當,在火警時,不但影響市民生命財產,更關係到現場執勤的手足的安危。他說,可惜在日常正常平安的情況下,大家都只會埋怨規矩麻煩,但如果有親身經歷過火災,就會醒覺日常的「麻煩」絕對值得。

這次火警正好給我們當頭棒喝,喚醒我們對迷你倉和舊式大廈的消防安全的重視。政府說已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處理有關事宜,我(天真地)希望政府可以把握時機和民意,決心解決問題,而不只是又玩「頭痛醫頭」的把戲。

更深一層,這次悲劇震撼我們的同時,也震散我們因安逸而忘記拂拭的、蒙蔽我們視野的灰塵,讓我們重新認清楚一些事情,例如:

(1)我們相信生命是最可貴的、身外物可以通通燒毀不要。不少人都認為,如果火場內已經沒有市民有生命危險,實在不值得為財物再派人進火場冒險。當然,如何救火,得留給現場消防人員專業決定,但普羅大眾的這種情緒和價值觀,清晰不過。

(2)我們要的是一個安全的家園。人身安全、消防安全、建築物安全、空氣質素安全等是基本必須的,甚麼發展機遇、一帶一路等都是其次。本地民生安全尚未管好,拜託就不要先忙著衝出去北京和伊朗。

(3)我們要公平。事發後,不少人都質疑為甚麼消防員的薪金比警員少,為甚麼某些貌似垃圾桶和精於研發公關災難的官員幾年的酬金比殉職消防員的遺孀和家人的補償可能還要多,覺得不公平。

早前另一宗大概也只能歸類為悲劇的銅鑼灣書店事件也一樣衝擊了我們。它彷如為香港人日常以為是理所當然的自由敲起了警鐘,提醒我們,原來自由,包括言論自由和人身自由,如此容易失去。還有其他悲劇,如六四、沙士等,也給了我們不少的教訓。

但總括而言,人命、安全、公平、自由,我們要的,也不過如此。

也許,這正是一個時機,讓我們反省生命中和社會上事情的優次。頭痛除了醫頭外,也得好好地、透徹地、全面地檢視,到底我們在日常情況下做或不做的事,是否與我們重視的價值相符?我們會否因一時的怕麻煩或懶散或因短期利益,損害了我們真正重視的事?例如,我們會否因貪方便而把雜物放在走火通道、把可燃的垃圾掉進煙蒂箱,危害消防安全?我們會否縱容特權,如任由梁振英收受5,000萬事件一拖再拖,對不公平袖手旁觀?我們會否因怕惹麻煩而自我審查而與某女星劃清界線,將言論自由拱手相讓?制定公共政策時,政府又有否考慮香港人真正的要求和核心價值?這次火警後,當局又會否汲取教訓,不單處理好迷你倉和舊樓消防問題的標,同時做好管治香港社會的本?

DavidaL.@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gossip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 2016 年 6 月 25 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