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太善良了。」上司對客戶陳小姐說。陳小姐約三十多歲,早前打算置業,卻遇上騙徒賣家,自稱可「順便」提供按揭和其他專業服務,因而被騙「手續費」港幣200多萬。她發現後又因為騙徒的求情,延誤了追究,結果騙徒逃之夭夭。「我以為內地才有專業騙徒!」陳小姐說。

陳小姐的個案當然不是唯一。根據警方公佈的數字,由2013年至今年5月,共處理52宗物業騙案,涉及75個物業,款項近港幣2.3億。當中牽涉的,可能是多個小家庭努力大半生才能積存的財富,和多個破碎的置業夢。

那市民可以怎樣?第一,當然是提高警覺,不可以輕易信任別人。陳小姐說,經過這件事,她意識到原來騙子不一定在深圳河以北,因而對所有人都有了戒心,幾乎不敢再置業了。就彷彿被人欺騙感情後,很難再全情投入去戀愛。畢竟,曾經滄海。她的落寞讓我很難過。我幾乎想安慰她:「別。我始終相信,香港還是好人比較多。可以小心一點,但千萬不能被恐懼和憂慮影響自己的生活。」就如林榮基事件以後,有書店表示不會再保存客戶記錄了,但不會因而不再賣書一樣。

另外,市民得依賴交易過程中有關的專業人士如地產代理、律師及銀行。然而,雖然律師在交易過程中會進行嚴謹的盡職審查,但我夠膽說,面對一本假外國護照、甚至是一張假香港身份證,如果偽造得不太粗糙,其實大部份香港律師也不懂得分辨。又,有天有位內地客戶問我,怎樣識別港元假鈔?我啞了。我不知道。後來我問了幾位律師同事,大家也不知道。(註1)

有關知識和技巧的不足,除了是因為其不在我們的專業訓練範疇內,更可能是因為我們某程度上和陳小姐一樣,以為香港沒有專業騙徒,把鈔票、文件和交易對像的真實性當成理所當然。也許,骨子裏(和在騙徒眼中),我們都太天真太善良太容易相信別人,以為香港治安良好、制度健全、人也誠實廉潔奉公守法文明可靠……換句話說,我們被香港過去溫室般的環境寵壞了。

我們真的得向這方面有豐富經驗、假貨比真貨更價廉物美的權威大國學習。聽說,最近有初步建議提高香港物業律師對交易的盡職審查要求,有關要求之高幾近中國委托公証人檢查公證文件的要求(註2)。又聽說,中國委托公証人原來都學過如何分辨某些文件的真偽,而有關機構甚至會分發他們放大鏡,以讓他們仔細檢驗文件上的簽名和蓋章等。對,我們幾乎要追上祖國了。

面對物業騙案,我們至少還可略盡綿力保護自己和客戶,但是面對其他更無賴的騙局如高鐵和三跑及更無恥的謊言如「六四沒有死傷」、「中國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及「不存在跨境執法」,我們又可以怎樣?答案之一是,以行動向謊言說不、向騙徒說不、向強權說不。

七一見。

AlexaStone@法政匯絲

法政匯「絲」-法律界「絲打」,脫下法律界最私密嘅絲襪,同大家赤裸裸 gossip 呢行嘅八卦趣事。

 

原文載於2016年6月18日《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