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有幾個大學生嚟咗我間律師樓,實習大約兩星期。佢哋大部份都又叻又醒又曾經出國 留學,重點係,都有家底。眾所_知,律師樓同摩根大通、滙豐、和麥肯錫等機構一樣,收實 習生有時係討好某啲人例如客戶嘅手段之一。比起佢哋,出身草根嘅學生,想搵份似樣啲嘅實 習做下,真係要多啲努力同多好多運氣。

問題係,當啲官員大部份都唔接地氣、當佢哋身邊嘅年輕人都係來自有錢送仔女去非一帶一路 地區讀書嘅富裕家庭、當佢哋一年幾套來回美國機票嘅錢已經可以夠本地大學畢業生還大半學 債嘅時候,佢哋又點明白一般本地學生幾咁需要資助、點會了解普通市⺠其實係有幾咁需要一 帶一路獎學金嗰10億呢?

先唔好講香港點解需要錢解決本地教育制度問題,當務之急係,香港學校要錢嚟搞掂啲綠化天 台同供水系統!假如師生隨時都可能被倒塌嘅僭建天花「dup」死、校園入面嘅人生命安全都 冇保障,仲講咩去非洲交流?仲有,學校最緊要確保供水安全,老師同學飲嘅水含鉛量唔會超 標,如果唔係飲壞腦仲點歡迎由中東嚟香港嘅交留生?嗱,本地學生出事事小,一帶一路地區 交流生喺香港被僭建天花「dup」親同被鉛水毒親,搞到政治獻媚不成反而丟阿爺假事大!

講笑還講笑,事實上本地教育同其他⺠生議題點解比一帶一路獎學金更急切地需要嗰10億,我 都唔想嘥_氣講,反正嗰個想連任嘅人都唔會聽,聽咗都唔會理。我飲大兩杯之後甚至會諗, 長痛不如短痛,可唔可以簡單啲一筆過比10億呢個人當送瘟神咁送走佢呢?

我問啲實習生點睇一帶一路獎學金。結果係個個都冇咩反應……可能係我嘅問題啦;又可能係讀 書加實習已經令佢哋冇時間關心其他嘢;又可能係佢哋嘅教育令佢哋比較小心,唔會喺工作間 表露太多個人感受啩;又可能係佢哋已經得道,看破紅塵。不過我唔理,無論點,我都希望儘 量同佢哋傾多啲,盡下公⺠教育嘅責任,因為我相信,「十年未晚」。

(撰文:Stephanie Matias@法政匯思)(圖片來源:政府新聞網)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6 月 16 日《852郵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