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哋律師界係咪好多乸型㗎?」

聽到阿黃生咁問,我即時諗番我十秒前對佢做過啲乜。

「噢!」「點解你咁問呢?」

「我見啲律師姿姿整整,以為佢地係『乜』咋嘛。」

我諗佢想講個『基』字,但又唔敢講出口。

又難怪嘅。

我以前有個大學女同學,成日著樽領衫,佢去完英國讀碩士返嚟之後,竟然改名做約翰。我開頭以為佢喺英國做咗變性手術,後來先知,佢一直係男人,不過喺四年大學期間就著女仔衫扮女仔。

我另一位男同事,高高大大,好鍾意扮靚。公司有條長走廊,佢經過親都好似行貓步咁,兩邊擺。可能啲女仔受落啩,男人見到就汗顏。

老實話,因工作關係,律師可能比一般人姿整丶腌尖同挑剔。又或者咁講,律師呢一行,專吸引啲姿整同腌尖嘅人。呢個係有雞先定蛋先嘅問題。

好似我,唔高大唔俊,一啲都唔oppa,但對衣著就頗有要求。平時番工,例牌三件頭西裝丶領呔夾丶袖口鈕丶皮鞋立立令。雖然由於工作需要,大部分西裝唔係黑色,就係深灰丶深藍色,有時甚至會打埋純黑色領呔,扮MIB,但好多律師都識整『色』整水,捲起褲腳有對紫色襪,黑色皮帶背面竟然仲搵到粉紅色。

受世界大趨勢影響,律師樓都興dress-down Friday(即係每逢星期五,如果你咁好彩唔駛見客丶上庭,就容許你著得較隨意)。

隨意還隨意,一定唔可以騎呢。一般律師樓都要求律師同員工最起碼要smart casual(即係有『體面』嘅休閒穿著,而所謂體面,就係介乎合禮儀與愜意之間)。

咁TGIF,同事們一般都抓緊機會打扮打扮。有啲女同事仲會令人眼前一亮,「冇錯就係仙氣」。

不過,亦有失手嘅時候。

曾經有位女律師,著咗件草綠色及膝連身裙,再加對白色水靴返工。我當時見到佢,差啲忍唔住想柯打半打啤酒。

律師著得講究丶莊重,係對法庭表示尊重,亦係法律嘅尊嚴象徵。所以有啲歐洲國家,仲保留遠古法官同律師嘅傳統衣著。而香港律師喺公開庭上代表當事人,亦要著律師黑袍,白色有角嘅衣領(wing collar)同領帶(bands)。大狀乜乜乜仲必須頭戴用馬毛丶人手織出嚟嘅假髮。就算係普通人,如果要上庭,男士最好著恤衫同長西褲,女士就著啲淨色或較保守嘅恤衫或襯衣配搭長褲或裙。我仲記得,有次我打咗條比較花嘅領呔上庭,比對家律師串我what a silly tie。仲有次,我著咗對灰色鞋返工,從此多咗個花名叫『詼諧』。唉,啲人真係厚多士,一定係葡萄我似dandy喇!

咁又咪話,我嘅星期六打扮仲誇啦啦。可能平時日日著黑色,患咗黑衣恐懼症啩,一有餐屎,我就爆seed,著到五顏六色。

不過,本週六,孫公一定全身黑衣。

原則嘅嘢,你懂的。

(撰文:孫公公@法政匯思;圖片來源:Justin Timberlake – Suit & Tie (Lyric Video) ft. JAY Z mv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原文載於 2016 年 6 月 2 日《852郵報》)